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世剑尊 第268章 最后一次放纵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8:28

绝世剑尊 第268章 最后一次放纵

妖异的血瞳,微扬的血发,无数个闪烁的片断在蝶影的脑海中若隐若现,一次又一次的呼唤,蝶影终于从睡梦中挣脱出来。<-.

“小鬼!”

她喘着气,错愕地望着熟悉的天花板,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她知道,这只是一场梦。

许久,她的纤手慢慢地放了下来,美眸微微抬起,低喃一语:“元灵山……”

旖旎的夜空尚未被黎明的曙光唤醒,夜色正朦胧,一道曼妙的身姿,从月光下划过。

元灵山巅,这里的大地早已被鲜血染得殷红,kongqi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很刺鼻。风,jingguo这里时,都会变得寒冷刺骨,带着几分萧瑟。

大地之上,尸骸遍地,惨不忍睹,发出yizhèn恶心的恶臭。徐寒,就那么站在尸海的中央,仿佛化身成一座雕像。

“呃……”如果有人能接近,仔细地倾听,便能听到徐寒喉咙里发出的低鸣,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一座雕像。

血色天雷剑深深地刺入一具尸体的胸膛,徐寒则紧握着天雷剑,像柱着一根拐杖,身体微微屈起。

七天过去了,徐寒的理性还没有完全被魔性吞噬

绝世剑尊  第268章 最后一次放纵

。他与自己斗争,挣扎了足足七天的时间。在这七天里,没有人敢来打搅他,但是,这七天之前,他残杀了太多高手,使得他入魔太深,难以自拔。

心魔,被徐寒吞噬,给徐寒带来了强大无比的力量,随之换来的,还有难以驾驭的魔性。剑魔并不会阻止徐寒入魔,它很期待,一旦徐寒入魔,它就能借徐寒的身体,以一个完美的恶魔姿态重现世间。

到时,他就可以去找人魔报仇。

但剑魔没有想到,徐寒的意志如此坚毅,哪怕魔性已经侵入骨髓,无法挽回。他也仍在做着最后的抵抗,不屈不饶。

“三天,最多三天,再坚韧的意志,也终究会被魔性侵蚀。”剑魔并不心急,徐寒的意志越强大,那就越加证明它没有选错人。

这时,一道身姿蹿上了元灵山,显得极为匆忙。

蝶影望着满地的血腥,美眸中闪烁着震惊之色。

“这些,都是传闻中那头恶魔干的吗?”她在尸海之中小心翼翼地走着,避免踩到任何一具尸体,打扰死者的安息。

在她脚下的这些亡灵,个个都是真无境以上的高手,有些,甚至是武境的成名人物。

“霸刀府府主霸刀断河,天复府府主天复明一,轩辕府府主轩辕落……”蝶影凭借自己的映像,辨认着这些尸体的身份,心中骇然。

忽然,蝶影的jiǎobu停了下来,美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她看到,尸海的中央,站着一个可怕的身影,血色长剑散发着凛冽的杀气。

“那是……天雷剑。”蝶影的双肩微微垂了下来,“小鬼……”

那道可怕的身影突然回身,一对狰狞可怕的血眸正对着她,带着不善之意。

蝶影心头微颤,不禁往后挪了一步,接着,她目光微沉,朝徐寒迈出了步子,“小鬼,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你来了武境,我感到很开心,但我想见到的并不是你这副moyàng,清醒过来吧,小鬼。”

徐寒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天雷剑噗哧一声拔了出来,溅起一抹黑血,他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可怕无比,“别过来……走!”

“他还保留着理智。”蝶影心中涌起yizhèn欣慰,她的美眸露出笑意,轻声而语:“我一直在等你啊,终于把你等来了,zhègè时候,我怎么可能丢下你走呢?”

蝶影并非没有走,反而一步一步地接近徐寒。忽倏,kongqi中响起一道轻吟,血色弥漫,血色天雷剑的剑芒指向蝶影的胸口,闪烁着幽冷的寒光。

“别过来,我会杀了你的。”

“你不会。”蝶影露出一丝笑意,没有一diǎn害怕,她抬起纤手,纤白的指尖触在剑上,将剑芒轻轻移开,“你不会杀我的,因为你是徐寒,是那个把我从那个暗无天日的牢笼里救出来的小鬼,你比谁都重情义,比谁都重承诺,你会毫不犹豫地杀死敌人,同样会毫不犹豫地救下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恩怨分明,爱恨分明,这jiushi你,徐寒,一个早熟的小鬼。”

徐寒的血眸之中同时出现两种情感,他的内心在挣扎。

“这女人是谁?”剑魔暗暗吃惊,徐寒的内心挣扎得比以前更加厉害。简直难以置信,换成一个普通人,早就彻底坠入魔道,根本不可能挣扎这么长时间。徐寒,一次又一次打破了它对人类极限的理解。

“小鬼,你杀过很多人。”蝶影的目光低下,望着满地的尸骸,感慨似地説道:“比这里的还要多,但是,你很清楚,你在杀人,你也很清楚你为什么要杀人。如果你真的变成了一个恶魔,你还能保持这样的清醒吗?你还能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杀人吗?一个只为杀人而杀人的魔,你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我也不会喜欢。”

终于,蝶影完全贴近了徐寒,她伸出轻柔的双臂,小心地将徐寒拥紧,她把白皙的脸庞埋在徐寒的肩头,轻轻的话音如春风一般吹动着徐寒的耳畔。

“小鬼,回来吧……你想成为强者,而不是一个恶魔,你渴望的强大还没有实现,你还不能坠落。”

徐寒的血瞳渐渐平静下来,从他的瞳孔中,蝶影能感觉到安详。

“小鬼,jiushi这样,加油。”蝶影变得和以往完全不一样,没有慵懒,没有满不在乎,她的话语间充满着温柔,如同一股股暖流,涌进徐寒的心田。

突然,徐寒的血瞳闪过一道血芒,他低鸣一声,双手用力地抓住了蝶影的肩膀。

蝶影美眸中闪过一抹惊讶,“小鬼,你坚持住。”

那对血瞳在微微颤动着,忽然,徐寒手掌发力,将蝶影按倒在地。旖旎的月光倾泄在二人的身上,透着一丝暧昧气息。美眸与血眸对视,有一种説不出的感觉。

“小鬼……”蝶影的美眸中似有一缕秋波流转,在很多人看来,这双血眸无比骇人,可怕至极。但在蝶影眼中,尽管这双眼眸中充斥着可怕的血色,但对她来説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嗤啦!

衣衫撕裂的声音在夜色之下格外突兀,碎烂的衣料轻轻地飘在尸体上,很快被浸染上血色。

那双血瞳,依旧在颤动,zhushi着身下美妙无比的胴体,好似白玉,光滑剔透,细腻的触感令人心头微醉。

蝶影的美眸很是平静,她没有感到害怕,甚至不dǎsuàn反抗。

“小鬼,你的本性终于暴露出来了吗?”yiwài的是,蝶影的语气中竟带着一丝调侃之意,“感到gāoxing吧?你是第一个看光我的人,而且,我也不dǎsuànzéguài你。”

饱满的花蕾,在月色的渲染下无比妖娆,微含羞涩。徐寒的nǎodài,低了下去……

蝶影捧着徐寒充满侵略性的脸庞,美眸中带着一抹笑意,“答应我,这是你最后一次放纵,之后,你一定要回来。”

话音刚落,蝶影的美眸迷醉起来,白皙的脸颊泛起一抹微红……

一滴晶莹的水滴,落在黑暗处,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唯美的光华,渐渐化开,带着一丝丝的暖意。

徐寒的眼眸蓦然睁开,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事物,粉色的床帘,精致的家具……

“这里,是哪……”徐寒觉得nǎodài微疼,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不太记得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元灵山上,面对六府之众的场景。

但是,这里显然不是元灵山,更像是……一个女人的闺房。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了,一道熟悉的身姿呈现在徐寒的眼前,曼妙无比。

徐寒眼眸中闪过一道惊讶之色,“蝶影……”

蝶影露出一丝慵懒的笑容:“小鬼,你总算醒了。”

“嗯……”徐寒目光微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

“差diǎn变成一头恶魔。”蝶影反手带上门,轻轻地走到床前。

徐寒怔了一下,微微diǎn头,当时那种情形,如果他没有使用魔之力量,肯定会死。他抬起手掌,目光凝视着掌心,嘴角不由地挑起一抹自嘲的笑意:“真没想到,我竟然还能huifu。”

在第一次入魔的时候,他就差diǎn彻底坠落。好在他后面逐渐huifu了理智,再加上瞿明春治愈真气的bāngzhu,终于从魔道深处爬了回来。

第二次入魔,魔性已经太重了,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huifu的,就连瞿明春的治愈真气也救不了。可偏偏jiushi这么神奇,他不但huifu过来了,还出现在蝶影的府中,省去了他费力去寻找月白府的时间。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徐寒感到很好奇,不禁发出了yiwèn:“蝶影,你是在哪里发现了我?又是怎么让我清醒过来,把我带回来的呢?”

蝶影微微一怔,美眸中有一抹慌张之意,她把目光抬起,看着天花板若无其事地説道:“zhègè你就别问了,总之我有我的bànfǎ。”

郑州男科医院
郑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郑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郑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