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紫血圣皇 第两百九十九章,沉重的不是刀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2:04

紫血圣皇 第两百九十九章,沉重的不是刀

在老仆口中得知这是一种玄妙的境界后,林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若是这牛魔是秦墨所化,对她的打击可想有多大,她可是恨不得讲秦墨碎尸万段,

不过,即便知道这是一种境界,林月也沒有因此而欣喜,相反她警惕了起來,她招揽强者,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他们,可若是对方的实力太强,就会超出她的控制之外,对她來说不但不是好事,反而还是坏事,

想到这头牛魔居然拥有如此玄妙的天人合一之境,林月便犹豫了起來,是不是要继续实行她的计划,

她身后的老仆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提醒道:“小主,拥有如此境界的强者,绝不能为敌,”

身为老一辈的强者,老仆很清楚这天人合一境界的可怕,只要他不想死,那他就一定死不了,

林月不解,老仆又解释了其中的缘故,最后林月皱起了眉头,决定继续实行她的计划,即便招揽不成,也要做朋友,

相比而言,坐在驿站里的人族青年脸色却十分难看,他回过头看向月伯,道:“月伯,你有把握杀掉此刻的他吗,”

唤作月伯的老者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杀不了,这是天人合一,除非是超越王者数个层次,否则很难杀死拥有天人合一境界的强者,”

“如此牛魔族天骄,若是不在斩,日后对我人族的威胁该有多大啊,”人族青年面露狠辣之色,“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杀了他,绝不能让他安全走出青古,”

月伯点了点头,身后的书名人族强者亦是如此,

此时,看客们皆因秦墨的消失而震惊,身为当事者的嗜血者自然也惊讶,但他更加不知所措,其实他开口,就是希望秦墨能够回答,只要秦墨出声,就能以声音判断秦墨的位置,然后再次衔接起血线迷踪,

可是,秦墨又怎么会上当,他一直沉默了半盏茶的工夫,这才说道:“看來,你的血线迷踪彻底消失了,我不相信,施展过血线迷踪的你,会这么轻松,”

嗜血鳄脸色难看,血线迷踪的威力虽然强大,但同样副作用巨大,这是调动了他全身的血气运转而成,若是境界达到王者还好,可沒达到王者,施展完血线迷踪就会彻底虚弱下來,这个时候他的实力会降低九成以上,

秦墨消失的这段时间

紫血圣皇  第两百九十九章,沉重的不是刀

,嗜血鳄就感觉到了他的实力在下降,而此时至少虚弱了五成以上,

他完全沒想到,此刻他会陷入这种被动之中,也就在此时,秦墨出现了,只剩下五成实力,他即便再次施展血线迷踪,也会被秦墨打断,

“算你厉害,但迟早有一日,我还会來找你,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嗜血鳄怒喝一声,紧跟着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我说了,你要把命留下,”秦墨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握着巨龙目光中全是杀机,

嗜血鳄几个闪烁间,便出现在数百丈之外,听到秦墨的话,不由回头讽刺道:“以你四绝之力,即便我虚弱到只有一成实力,你也沒有资格杀我,”

秦墨沒有说话,十成的嗜血鳄,他确实杀不了,哪怕是施展出彼岸一刀,但一成实力的嗜血鳄,他不一定杀不了,

但他却沒有立即动手,而是握着巨龙,似乎在酝酿什么,此刻嗜血鳄越來越远,周围的看客都以为这场战斗结束了,身为天骄,秦墨也不是万能的,他可以杀死少城主,那是因为少城主根本不堪一击,但面对同样的天骄时,他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何况还是在这种情形下,

对于吉星來说,这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他很满意这个结果,他甚至认为秦墨其实还有底牌,只不过他沒有动,跟他一样在为百族联盟而考虑,

对于周围的看客來说,这场战斗结束的太快,虽然看到了鳄族的强大一面,但依旧很失望,

不过,对于那些别有心机的强者來说,这一场战斗却完全不一样,他们认为秦墨沒有继续留下嗜血鳄是因为他要留下底牌來对付他们这些还要出手的强者,

也正因为如此,在嗜血鳄仓皇离开时,他们并未选择在第一时间出手,此刻秦墨处于大胜之态,若是出手的话,必然会遭遇秦墨最强势的攻击,

秦墨似乎真的沒打算对嗜血鳄动手了,眼看着嗜血鳄出了千丈之外,他却回过头,看向都灵,道:“你觉得我这个师父做的怎么样,”

“还算不错,”都灵认真的说道,

“那你相信我吗,”秦墨又问道,

“信,”都灵说道,

“那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信任呢,”秦墨问道,

“师父怎样才能感觉到,”都灵问道,

秦墨沉默了下來,他想了想,说道:“那你借为师一样东西吧,”

“借什么,”都灵犹豫了一下,但紧跟着又道,“我能给的,我一定给你,”

“把你的信任,借给为师,为师要杀了这条鳄鱼,”秦墨很认真看着她说道,

都灵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道:“好,我把信任借给师父杀这条鳄鱼,”

秦墨突然笑了,因为都灵站到了他的身后,他再次感觉到了众生意,当他抬起手中的刀时,他感觉巨龙沉重无比,但他却只用很小的力气,

那些正准备散去的看客,突然看到秦墨抬起了刀,脸上露出了惊讶,无论是吉星还是林月,又或者那人族青年,都站了起來,

“难道又是那隔空万丈的一刀吗,”解石者工会的五位长老惊疑不定,因为此刻嗜血鳄已经在几千丈之外,

那杀少城主的一刀,所有看过的强者都历历在目,那一刀惊艳,同样可怕,就是不知道嗜血鳄能不能抵挡住,

但他们吃惊不在于秦墨要施展那一刀,他们吃惊在于秦墨为什么还要出手,若是不留下底牌,他还如何震慑这一城池虎视眈眈的强者,

他们想不明白,只有此时在数千丈之外的嗜血鳄明白了,因为他感觉到了秦墨的杀意,那种无法躲避的感觉再次出现了,可那时距离不过数十丈啊,而现在他是在几千丈之外,他用什么來杀自己,

直觉告诉他,要立即逃离此地,可他却忍不住好奇,他回头了,又或者是因为他的骄傲让他必须回头看一眼,到底是什么样的刀,居然给他这种可怕的感觉,

他看到了,刀还是那把刀,人还是那个人,可不同的是,刀更沉重了,透着一股令他无法直面的压迫感,人更坚定,坚定的要他留下这条命,

“这是四绝强者,”嗜血鳄不敢相信,在他回头的那一刹那他知道自己错的很离谱,这绝对不是四绝强者能发挥出的力量,这是一股可以毁灭他的力量,

他抬起双臂,把卷帘刃放在了最前面,准备格挡这恐怖的一击,但最后他却发现,这样依旧很不安全,于是他放弃了,转身就朝來的地方疾驰而去,他最终还是做出了逃走的决定,

看到他逃走,在场的强者几乎都不敢相信,隔着这么远,一头被誉为天骄的鳄族强者,居然不敢直面这一刀,而是选择了逃跑,这一刀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天龙城的强者们都看向了秦墨,他们感受着一刀,而后连续数十名强者脸色剧变,因为他们感受到了这把刀的沉重,这种压力不是來自于实质的,而是來自心里的,整颗心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一般,喘不过气來,

“这是什么刀,怎可能这么沉重,”人族青年身后,那唤作月伯的五气朝元大能面露惊悚,

不仅仅是他,天龙城的强者都是如此,这刀太沉……

“你跑再远也沒有用,我要杀你,你我之间的距离,便只有一尺,”秦墨挥刀斩了下去,在他与嗜血鳄面前,好像出现了一座桥梁,越过了这几千丈的距离,直接连接在了一起,

刀锋化作千丈大小斩下,恐怖的刀气席卷而过,虚空都扭曲开來,这时候人人都感觉到这把刀好像当头落下,人人都感觉心脏像是要爆炸一般,憋闷至极,

嗜血鳄脸色扭曲开來,这是恐惧而至,刀气还未落下,杀意便侵入了他的心底,他呆呆的看着那刀,嘴里细碎的念道:“不可能,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不应该做到的……”

“住手,”就在刀即将落下的那一瞬间,一道血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刀锋之下,这同样是一名鳄族强者,但他却是一名七绝强者,

秦墨沒有因此而停下,他的刀照着那七绝强者便斩了下去,谁敢阻挡他,他就斩谁,

那七绝鳄族强者脸色大变,面对这沉重的刀,最后扫了嗜血鳄一眼,最后不得只得让开了道路,任由这刀落了下去,

“噗哧,”这一刀落下,沒有金铁交加,更沒有溅起火花,巨龙直接劈开了嗜血鳄的身躯,

“原來……原來……”嗜血鳄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他的话还未说完,身躯便在那刀气的作用下,直接炸成了两半,

那鳄族七绝强者看到这一幕几乎呆立,而后他转身看向了秦墨,眼中全是杀机……

宣城治疗性病医院
宣城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宣城治性病好的医院
许昌好的性病医院
许昌好的治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