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一百九十七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4:47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一百九十七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平城,.

青青抻着懒腰从房间出来,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睡个好觉了。

刷完牙看到另外两人都坐在客厅,随意说道:“先在这住两天,我就不信那帮和尚能找到这来。”

“若是真来了怎么办?”菩提站在窗前面无表情道。

“呸呸呸,乌鸦嘴。要是真来了我管他们叫爷爷。”青青唾了两下,将自己整个人横着扔到沙发上。

“你爷爷来了。”菩提眼角抽动一下说道。

“滚,我都不知道我爷爷死多少年了。”青青骂道,随后看到巴达冲到窗台前,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猛变。

“王八蛋,你别吓唬我啊。”下一秒青青跳了起来,直接越过茶几窜到巴达后面往外一看,下面的空地上站着三个人,都是一身僧袍。

而且这三个人她都知道,净心寺的主要僧人她都研究过,其中和素问同辈的有参加比武大赛的智深、昙宗、惠玚,还有一个是曾经在上传的沸沸扬扬的道衍。在他说过小心之后,那个直播主持人下山就遇到车祸,这事传的极广,她专门收集资料自然不会漏掉这人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一百九十七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而现在下面站着的,除了当初追自己的和尚之外,另外两人一个是道衍,一个是昙宗。

随后青青冲到厨房窗前,看到了另外两个和尚,一个是当初追菩提的和尚,另一个则是参加比武大会的惠玚。

青青呆立半响,咬牙骂道:“老娘这次是栽了。”

菩提脸上也露出一抹苦笑:“这帮和尚果然不好惹。”

“不下去,让他们在下面等着。看他们有多少耐心。”哪怕栽了,巴达也想让那些和尚多难受一会儿。

不过下面的几个人却没有一点心急的意思。

小区内几个和尚一大清早就站在这里,让不少进出的居民都注目,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看样子也不是化缘的,.

“这次的事,你事先就该知道吧?”昙宗抬头看着楼上的某个窗户,能够看到窗前站着的两个人,正是此行的目标,突然问了一句。

旁边的行镜连忙竖起耳朵,昨天晚上他就在想这个事了,既然道衍能够直接算到对方的落脚处,没道理不知道藏经阁会失窃啊。

道衍脸上带出一抹笑容,没有回答。

“为什么?”昙宗又问道。

“出来看看这没了大明的江山是什么样子。”道衍轻笑着说道。

昙宗对这答案不置可否,出家人不打诳语,道衍不会撒谎,但肯定没说全。否则他只要和素问打声招呼,随时可以下山。

这只能说是顺带,主要原因肯定还是别的。不过道衍既然不想说,他也懒得再张嘴了。

他就不信素问会没察觉这事,素问既然什么都没说,那就任由道衍随便行事就是了。

“看来他们是不想下来了。”过了一个小时,行镜正琢磨怎么和两位师叔说一声上去抓人的时候,昙宗忽然说道。

“马上下来了。”道衍笑道。

听了这话,行镜立刻将目光放到楼道门上。

没过多久,门被推开,青青穿着一身碎花长裙走在前面,身后是菩提和巴达。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青青一过来就劈头盖脸的问,不像是犯人,倒像是离家的大小姐对来寻找自己的人说话。

“找你们又有何难?手指观纹一般。”道衍笑着道。

本来就是三角眼,此时的笑容在三人眼中分外可恶。若不是打不过,真想掀他前脸。

“告诉我,不然我死也不甘心。”青青咬牙切齿道。

“放心,你死不了。”道衍摇摇头道。

若说净心寺的僧人把他们抓回去好吃好喝供着,小孩儿都不会信。这话在几人耳中也自动变成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行镜,叫上惠玚与行慧,我们走。”道衍又对行镜道。

行镜走后,道衍笑眯眯的打量一下三人,将三人看的心里发突。

“你们怎么处置我们?”巴达忍不住问道。

“由住持决定。”道衍轻声道。“住持慈悲为怀,不会太过难为你们。”

没过多久,惠玚几人回来,看了三人一眼就不再理会。行慧倒对菩提怒目而视,偷东西不说还把自己打到马路上,差一点就死了。

“走。”道衍对众人道。

“去哪?”青青忍不住问道。

道衍似笑非笑的看了三人一眼,说道:“武城”。

青青满脸都是震惊:“你是怎么知道的?”若说他有办法追踪到三人,她也认了。可竟然连自己把东西放哪了都知道,那简直就不是人。

道衍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而行,其余也不管他们三个,都在道衍身后。

完全不担心他们三个会再次逃跑一样。

事实证明,他们三个还真不敢跑。自己从岛城跑到热河,再到武城,再到平城,对方竟然完全知道。尤其是连东西在平城这一点都知道,让三人都觉得有些恐怖。

自己三人的行动好像都在对方眼皮底下一般,像是猫捉老鼠,一切挣扎都成了笑话。

同时另一个疑问升起,自己三人打洞进藏经阁的时候他们到底知不知道?

脑子里不停猜测,身体还是跟在众人身后。

此时的素问正在接待面前的一对熟人。

“大和尚,你怎么做到的?真是太厉害了。”一个红衣少女睁大眼睛看着素问肩膀上的松鼠,眼睛都快冒出星星来,自然是许久没见的小染。

素问只是笑笑不说话,一双澄净的眼睛看着对面的另一个人。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二人这次前来也不会是无缘无故。

“上次说好第二天要来的,结果临时有事赶了回去。”赵中玄笑着解释一句又说道:“这些日子贵寺倒是掀起不少风波,我可没事就能看到关于贵寺的。”

“都是闲杂之事。”素问轻笑着说道。

“也不只是闲杂事,现在两教之间颇为平静,净心寺如此行事,恐怕处在风口之上。”赵中玄盯着素问的双眼慢慢说道。

素问沉默一下,这就是对方来的原因了。

净心寺又是出人参加武林大会,而且一次就派出三人,全都进入全国赛,单单这个影响就不小了。但如果只是这样,对方也可以容忍,毕竟是武术界的事情,对俗世影响不小,对宗教界影响却不大。

可这次FA会的事情就不同了,在上传的沸沸扬扬,如果佛门借此发力,道教也是会有一定的压力的。

若是净心寺以后能安稳些,他们也可以容忍。但如果净心寺依然这般,恐怕就有人要打压了。

想到这里素问笑了笑,那又如何,若是这也怕,那也怕,还修什么佛,求什么道,普度什么众生?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到赵道友了。”素问轻轻说道,话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说到底,赵中玄也是道教的人,此次不是和几个道观的冲突,而是影响了整个道教的利益与地位。从此之后双方恐怕是敌非友。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正是如此。

赵中玄大笑道:“不错,恐怕再见无期,可惜没有美酒招待我。”

素问也笑:“出家人少有朋友,你是半个,小染是半个。美酒没有,美茶倒有,稍等”

说着起身出了藏经阁。

小染还在想两人刚才的话,转头问向师兄:“为什么再见无期?想来随时可以来啊,师兄你要去什么地方么?我怎么不知道。”

赵中玄笑着轻拍小染的头,却不愿将里面的事情解释给她听。(未完待续。)

四川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昆明治疗阳痿医院
山西治疗妇科医院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地址查询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看病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