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钢铁蒸汽与火焰第八一三章火焰上的舞蹈四

发布时间:2020-01-24 21:29:07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八一三章 火焰上的舞蹈(四)

“让周围的人全部进入战斗状态,一定要守好山顶周围。”伊尔对丝提安说,眼前的火山口,火焰在十来秒钟后全部成了浓烟,粗大的烟柱甚至在短时间内不能被狂风吹开。弥漫的硝烟味道仿佛已经穿透了飞空艇的防护装甲,进入到他的嗅觉中。

“还有多少人没有从山洞络中出来?”

“大概只有现在总人数的百分之十左右。他们离得火山口最远,即使根据地图选择了最近的路线,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行。但我想人数应该足够了,现在附近聚集了接近千人的数量,按照不久前伊尔队长你制定的计划,呈现阶梯形一级级分布在了火山口边的山体上。而无论是飞空艇,还是他们,持续时间更长的照明弹也补给够了。在使用完它们的时间中,完成对猎物的围捕肯定足够。”丝提安回答,“并且我自己认为,接下来的行动大概不是围捕,而是在那片火山口中寻找猎物的尸体。即使没有死亡,重伤也不可避免。”

伊尔没有对丝提安的话作出评价,他心里认可丝提安猜想的一半,另外一半作为未知保留了下来。

这时,另外四艘飞空艇冲破下方的云层,扬起三十度角顺着山体急速爬升上来。在伊尔的命令下,四艘飞空艇悬停在了火山口较近的天空上,没有再度攻击,而是都调整着藏青色钢铁身体下的升力装置,摆出了一个角度,靠着人为制造的巨大风力,加速驱散笼罩着火山口的持续浓烟。

浓烟从根源折返了一个角度,向着一片天空飘散出去,很快将之染成了更加暗淡的颜色。此刻,另外六艘飞空艇打开了探照灯,光束在半空中散开,照亮了下方一片片巨大的地面。

几分钟后,浓烟才变得淡了些,剩下的烟雾浮起来一层形如薄雾,始终盖在火山口上。下方的景物已经可以较为清晰的看见。一片被火焰灼烧后的黑色,山口凸起的外沿有十几道巨大的裂缝,不知多久就会完全裂开滚落下去。冰层几乎全部溶解,化成一面浅浅的湖,落在火山口内。可能只有最下方的寒冰没有在火焰的侵蚀中融化吧。

岩石崩坏,全是大大小小的弹坑和炸开的子弹孔洞,弹片嵌满了坚硬的山体,一片焦灼的肆掠痕迹。确实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样子,那样密集的攻击下,没有更加坚硬的物体作为遮挡,仅是金属碎流就能形成致命的大范围攻击。**并不能阻挡这样的洪流。

融化冰水近乎快沸腾,升起一片片带着浓郁硫磺味的蒸汽,但下一刻就被风吹散。看不清楚湖面下方有着什么,因为水面上漂浮着一层爆炸后溶解的硝烟,闪亮的灰黑色,和初夏时节田地里疯长的浮萍一般,散开了很大一片面积。

“所有飞空艇做好发射准备,一有动静,使用百分之十的弹药进行攻击。”另外六艘飞空艇这时也降下了一定高度,伊尔展开十字瞳孔,紧紧盯着下方,仿若要将山体以目光完全洞穿一般。

周围不知道何时变得安静,所有观测单位都将视线放在了那片升起蒸汽与泛起细密波纹的水面上。

时间在这种不知道为何紧张的氛围里流逝掉,仅仅过去了两三分钟不到,巨大的无形压力便从空气的缝隙间涌现。暴戾感同时升上了所有人的心头,心跳和呼吸也不自觉变快了许多。

太阳在默许的沉默中加快了坠落的速度,随着自然光线的迅速消失,剩下的唯有探照灯的光线,以及闪电短瞬的白光。

终于,在所有人的眼角处,最后一丝昏黄的太阳光消失,整片空间都变得黯淡了些。同时一道无形的嗡嗡声音透过空气与山体,传进了所有人的脑袋中。仿佛太阳在前一瞬间真的坠落了般。

水面之下也在这时生出变化,闪亮的灰黑硝烟下,有一点闪烁的红光亮起了。一连串气泡突然之间争相挤出了水面,“咕噜噜”炸开。只在眨眼间的时间里,火山口内部的积水便被某种热源全部加热至沸腾状态,蒸汽滚动而上,但下一刻,那点隐约的红光顿时燃烧起来,红色也在眨眼间变成了刺眼的炽白光芒,一度压过了三四十束探照灯逐渐散开的光线。

“攻击!”伊尔话音还没有落下,炽白光芒带着的恐怖热量便在一瞬间蒸发掉了火山口内的所有水分,一场巨大蒸汽爆炸带着雪白粉尘样的蒸汽烟雾冲向了天空,下一刻就被穿透成了带着微弱的红色的亮白色彩。

“轰轰轰”紧接着,一道具有实体的空气波纹从火山口内膨胀升起,巨大的推力将整片蒸汽粉尘拖上了半空中,露出被遮掩住的形体。那道波纹带着恐怖的热量,所过之处空气完全扭曲,连同射击过去的子弹也受到此气浪的影响,弹道弯曲,飞向其他地方。而火山口内的气体也被冲击力完全排斥开,眨眼间就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丝提安看着下方,凝重的神色好像即将挤出身体的水分出来。里面是惊讶,亦或是思维急速转动下的猜测,但更多的是选择不相信的恐惧。

伊尔当即叫停攻击,眼睛也微微眯起。这时才终于看清楚火山口内部的情景。即便空气微微扭曲,但那里的颜色也非常醒目,根本不受空气折射的影响。

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个浑身鲜血的人站在那里,周身边的熔岩早已经嵌满了子弹头与弹片,甚至那具身体之上也有不少划伤的痕迹。但伊尔相信这样的伤势更多的还是冲击照成的震动伤害。

那正是连同伊尔都只在照片上见过样子的猎物。只是实际相貌的差异非常巨大,进入鳞化状态,样貌几乎彻底改变,鳞片已经让人类应有的脸面模样消失了。猎物边上摆着一个大约有一半身高的银白色圆球,上面布满圆孔,依旧光滑无比,不带着一点划痕。嘴角已经完全撕裂了,可以通过那张嘴看见藏不住的锋利的雪白尖牙。缓慢低着血液的手臂上,紧握着两根武器样的六棱柱体,表面也被鲜血覆盖了小半。

猎物本身好像就是热源的发生体,周围的空间似乎都承受不了热量扭曲变形,让那道影子形如梦中场景,不具真实味道。淡淡的红色纹路此刻也正缓慢从猎物的身体上消失不见,隐入黑色鳞片下。

只剩下身前那一个直径大约十来米的鲜红色坑洞发出一片光线,拉出一道同样弯曲波动的影子来。

凝结的熔岩被什么融化了,直接烧蚀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鲜艳的色彩遍布深洞四壁,那些全是熔融状的火红色熔岩,正流淌向深洞底端。

其中还混杂着连接闪烁的电弧,织成了层层叠叠的亮丽的,一直通向山体内部。

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伊尔的眼睛里,猎物这时抬起头,鲜红色的瞳孔隔着扭曲的空气与他相对。他看见了那张脸,那是洋溢在鳞片之上的笑意与疯狂。

嘴巴张开,即使每说一个字都会从撕裂的嘴角流出鲜血,但伊尔不得不承认那是可以充当教科书式的发音与口型。

“祝你好运。”猎物如是说道,而后在伊尔的眼睛里,一条黑色尾巴从猎物身后窜出,插进旁边的圆球孔洞中,托起来圆球后身体化成了影子,冲向了火山口凸起的外沿。

“嗡嗡”震动的声响如古树根须,撼动了这片空间。2k阅读

涟源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西白癜风医院预约专家
海口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如何治疗牛皮癣
韶关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