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80章 确是巧合

发布时间:2020-01-16 16:08:54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80章 确是巧合

第180章确是巧合

正午的太阳身出灼热的光芒,却再无法温暖此时,囚车上被一箭穿心的,浸染在鲜血中的尸体。

甄英杰向押送的卫兵问明情况后,马上封锁道路,并让随行的人,开始大面积的搜集凶手,而与此时,护国公府的人也出现在南城门,两方人马似是相约好的一般,竟然一前一后出现。

薄情坐在马车上,平静看着这一切,低头看一眼地毯上的弓箭,冷冷的道:“灵雎,我有些不舒服,你先在外面看着,等他们过来后,拖他们一xiao会。”玉手一番,马上垂下车帘。

灵雎眼眸内闪过一抹疑惑,难道此时还有解决的办法,不过主子确实是有些不舒服,想到这里,只能定下神安安静静的守在马车外面。

搜片刻无果后,甄英杰站在死者的位置,目测了一下箭射过来方向,马上注意到离城门不远的一家茶庄。

经过一番测量后,甄英杰肯定箭正是那家茶庄射出,最适合射杀的位置,就是这家茶庄三楼上窗口,而且三楼上面都是独立的雅间,最适合凶手作完案,作完案后,只要收好弓箭,就能轻易躲过搜查。

护国公府的人原本守在尸首旁边,也注意到他的动作,其中一名穿一套黑锦袍,手中摇着玉骨折扇的年轻公子上前道:“甄大人,在下护国公府唐少缜,在家中排行第四,原是奉长辈之命,前来迎接舍妹倩华,没想到发这样的事情。”说到这里,眼眶中有些发红。

甄英杰马上拱手,语气略显沉重的道:“原来是护国公府的四公子,本官是奉命前来押送罪臣唐倩华到刑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请唐四公子节哀顺便。”

唐少缜也回礼道:“甄大人方才一直盯着茶庄的方向,可是有什么发现。”

甄英杰的眼眸中一滞,坦然的道:“本官认为,箭是从那家茶庄射来,正准备让人过去一探。”

“倩华虽然有罪,但罪不致死,如今却不明不白的死在城门外,连家门都未曾进,必然死得不甘,不知道,在下是否可以随甄大人一起探查。”唐少缜面带悲色,不时的回头看看已经挪出囚车外面的尸首。

“唐四公子原意随行,自然更好,请!”甄英杰脸上带着官员间的客套。

这间茶楼名为南望居,是当地一家比较有名的老字号茶庄,出入这里全是雅士墨客,一行走到茶庄门前,只见一辆马车停在大门前,恰好挡住了茶庄的大门。

甄英杰和唐少缜也注意到这一辆,停在茶庄门前的马车。不禁有些奇怪。

一般的商铺大门口,是不会任人停车,而这辆马车却大大咧咧停在另茶庄的门口,最奇怪的是,茶庄的人竟然没人出来驱赶,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从马车外面的装饰来看,这辆马车不十分的华丽,但是简单设计却很显贵。

尤其是马车外面还站着一名艳色惊人神情冷漠的女子,最重要的是,这名女子手中还握着一把剑,就让人不得不生疑心。

甄英杰一挥手,示意其他人上楼搜查,自己则走到怪车前,对灵雎拱手道:“这位姑娘,城门刚刚出了命案,为防止凶手藏匿逃跑,所有马车都必须检查,请姑娘给个方便,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灵雎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冷冷的道:“抱歉,我家主子因为身体不适,正在马车内休息,还望大人不要打扰了我家主子休息,莫让我们这些当奴婢的为难。”

甄英杰和唐少缜的眼眸内都不由露出惊讶之色,不敢相信的看着灵雎。

没想到眼前容颜绝色,比那些千金xiao姐还高贵出色的女子,竟然只是一名侍女,侍女已经如此,那里的主子此非凡人可比。

唐少缜不禁有结好奇马车内的人,什么样的主人配得上用这样人间尤物为奴婢,只是没有一个合适一个借口。

“还望姑娘跟你家主子说一声,本官只是为公务,并非有意冒犯。”甄英杰虽然十分的好奇马车内的人,不过此时开口请见,却并不是抱着别样的心思,只是简单的检查马车而已。

在别人没有撕破人之前,灵雎也不好反面,有耐心不等于要退让。

况且马车内确实有能让他们成为凶手的东西,只好耐着性子道:“抱歉,我家实在是因为主子身体不适,吩咐了不让人打扰,还请这位大人见谅。”

连她都没想到马车上有暗阁的人守着,凶手却依然把东西放入马车内。

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合起来,设一个局来陷害主子。虽然不知道主子要做什么,既然主子让她拦一拦,她就先暂且拦一拦。

只是,唐少缜和甄英杰有耐心,却不代表其他有耐心。

只见护国公府众人中,一名年纪较轻的公子道:“我看凶手就是藏在马车内,你们分明是做贼心虚,所以不敢让我们查看。”

灵雎跟薄情的时间最长,性格跟薄情有几分相似,脸上露出丝轻蔑的笑容,讥讽的道:“这位公子,说话前,请先用脑子把要说的话先过虑一遍再说,我们如果是凶手,早就逃跑了,还留在这里等你们来捉不成。”今日的事真是邪门,无缘无故弓箭会出现在他们的马车上。

那名公子面色一沉,寒着声音道“你是什么意思。”

灵雎也冷冷的道:“就是你心里想的意思,不过没想到你会开口承认而已。”主动对号入座,脑子确实不好使。

“……”

“十弟,住口。”

那名公子还想开口,唐少缜却开口制止,看向甄英杰道:“甄大人,你认为此事应该如何处理,若不查看,万一凶手真的藏在里面,想要逮捕归案就难了。”

目光骤然落在马车的帘子上,帘子后面的人,给他一种熟悉感,莫非里面的人是他认识的。

甄英杰面上并没有任何异样,依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打扰你家主子休息,并非本官所想,若姑娘坚持阻止,我等唯有告罪了。”意思是要来强的。

灵雎眼中露出一丝不屑,淡然的道:“若大人非要在此时,惊扰我家主子,就请从灵雎身上尸体上踏过。”

“冥顽不灵。”

唐十公子冷冷的道:“甄大人不敢动你,不要为其他人不敢动你。给我上。”一挥手,唐家随行的人马上朝马车冲去。

灵雎冷哼一声,拔剑随手一挥,那些冲上前的人,只感觉到腰一松,下身阵凉风吹过。

回神后低头一看,面上不由的一僵,才发现腰带断了,裤子滑落脚下,面上一阵通红,慌乱的拉起裤子,全都惊恐的看着灵雎。

这要是再加些力气,他们是不是要被拦腰斩断,几条大汉的面色一下煞白。

四周围观的百姓看到这滑稽的一幕,马上哄笑出声,不过也十分惊讶的看着灵雎,没想这个女子这么厉害,一剑就解这些大汉。

甄英杰、唐少缜,唐十公子也震惊的看着灵雎,一个女子会武功已经很了不起,但是武功高到这份上,确实是让他们震惊。

尤其是唐十公子,之前还想让人好好教训灵雎,现在连想都不敢想,人家一剑就能把他劈成两半。

灵雎瞟一眼那些抽着裤头的大汉,冰冷着面孔道:“这是本姑娘给你们的警告,我家主子只是休息一xiao会,你们若愿意等便等,不然就马上滚,别打扰主子休息。”

回身对茶庄内的人道:“杨掌柜,主子身体不适,给主子一些白开水路上用。”

茶庄的掌柜应话的声音马从里面传出,片刻后亲自用一个上好的茶壶,端了一壶水出来。

杨掌柜的举动,也引起甄英杰他们的主意,唐少缜更是震惊不已。

南望茶庄的掌柜来头不xiao,是商会会长的人,现在竟亲自给车内的人端茶送水,莫非里面的人是商会会长林世擎。

只是林世擎出门,怎会带一名侍女在身边?

林世擎的商业王国,可是箫和国一股不容不觑的力量,国库的银子每年有三分之一是来自他的产业。

若能与眩人结交,他们护国公府也不用发愁,只是眼下可没有合适的借口。

沉吟片刻,看向甄英杰道:“甄大人,既然人家此时不方便,不如先看看上面的情况如何,待马车内的人方便之时,我再问也不迟。”

甄英杰眼内有些意外,唐少缜竟然会为马车内的人说话,略思量一下,淡淡的道:“既然如此,本官就在此候着,等上面的人下来,问明情况再说。”垂下眼敛让人无法看到他此时的表情。

不一会,上去检查开情况的人下来,上前回道:“回大人,三楼雅间上的客人,有两间雅间的客人在出事后马上离开,属下问过在门外侍候xiao二,xiao二说这两间雅间,一间是一名十分年轻的公子订的,另一间是两位姑娘。那名公子在事发后已经离开不在现场,那两名姑娘还在。”

“那两名姑娘此时在哪里”唐十公子急急道。

“喏,他们就在这里,因为官兵封路,一直没有离开过。”上去查探的人往甄英杰他们后面一指,指在薄情的马车上。

甄英杰和唐少缜马上回头,唐十公子不冷不热道:“甄大人,四哥,我就说他们说是凶手,你们还不信。就凭这女人方才那一剑的威力,就足以证明她有能力杀死倩华姐姐。”

“你们护国公府的人,还不配死在本姑娘的剑下。”

灵雎冷冷的道,本想指出对方用的是箭不剑,但一想到马车内的还藏着一副弓箭,马上闭口不提。

唐十公子眉毛一竖,喝道:“你说什么,信不信本公子马上劈了你,也不敢有人吭声。”

灵雎冷冷一笑:“这就是护国公府的人,真是丢尽你们先祖脸,一群仗着死人过日子的狗东西,也敢在本姑娘面前嚣张,有种就接本姑娘一剑看看。”手中长剑一指,指向唐十公子。

唐十公子看到那一闪着寒光的剑,马上不敢吱声,只敢拿目光狠狠的瞪着灵雎。

这个女人的武功有多变态,已经亲眼看到,他可不想像哪些家将一样,被当众拔掉裤子,当众出丑。

看到唐十公子的神情,灵雎收起剑,讥讽的道:“护国公府的人,果然没种,就会欺软。”抬起下巴,高傲人的站在马车旁边,气得唐十公子握紧拳头,心里把她骂了千百遍。

大约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唐少缜不由皱皱眉头,甄英杰却面色如常,没有半分着急的表情。

唐十公子一脸不而烦的道:“四哥,马车里面该不会是没人,不然怎么不见有一丝动静,没准里面的人早已经跑掉。”可惜没有人理会他,不由沉着脸看向,站在马车旁边一动不动的灵雎。

忽然眼眸一转,一样东西从袖中滑落,随之朝车帘内一掷,那一把精致的匕首,从马车夫旁边朝帘子飞去,在场的人不由的一惊。

就在众人以为匕首会破帘而入时,帘子却像瞬间石化,匕首的在帘子上,就像打在坚硬的石壁上一样。

众人还不及探究其中的原因,就听一把沙哑的,鼻音极重的女子的声音传出:“逐月,唐家公子送了我一份厚礼,你替我回一份给她。”

“是。”

车夫人却不慌不忙调整一下身体,手中的马鞭一挥,一股罡风猛虎一样朝唐十公子扑去。

唐十公子看到听到马车内传出的声音时,就想逃跑,可是人却被这把沙哑声音禁固住,根本无法动弹,睁大眼睛恐惧的看着鞭子朝他扑来,这一鞭子下来,非把他抽飞不可,看着凌厉的鞭势,害怕得不由的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却没有任何痛的感觉,心里不由的一惊讶,睁一只眼睛,只见眼前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不由激动的道:“四哥。”

当看到唐少缜的玉骨扇尽断时,不由的目瞪口呆,不停的咽着口水,幸好有四哥,不然这一鞭子抽打自己身上,岂不是要四分五裂。

唐少缜没有理会他,扔掉只剩下半截的玉骨扇,眼睛而一动不动的盯着帘子,马内的究竟是什么人,不仅有个武功顶尖的侍女,就连赶车的车夫武功也是深不可测,那鞭若是尽全力,只怕他也挡不住。

“灵雎。”

鼻音极浓的声音从马车。

灵雎马上跳上马车,掀开帘子体贴的道:“主子,怎么不多休息一会,是不是他们打扰到您休息。”

甄英杰和唐少缜马上朝帘子看去,二人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冷气,唐十公子却是第一次见薄情,不由的睁大了眼睛。

天哪!原本以为外面凶马马的女子已经够漂亮,没想到马车内,坐着的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女子,更是风华绝世。

但是一想方才,她一句话就差點要掉自己的xiao命,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外表越漂亮的事物越是危险,眼前两个女子简直是黑心、轻肺、黑肝、黑肠,全都坏秀顶。

暗看一眼薄情,不由的暗暗猜眼前的女子是什么人,竟然敢直取他怕性命,还让四哥和甄大人如此的xiao心谨慎。

甄英杰回过神,马上拱手道:“下官见过丞相夫人。”

唐少缜也不由的拱手道:“护国公府唐少缜见过丞相夫人。”

侧眸,对一旁边震惊不已的唐十公子道:“十弟,还不快给丞相夫人见礼。”

薄情有诰命在身的人,他们见到了自然得行礼,他可不想再听别人说,他们靠祖上功勋过日子的。

唐十公子震惊得差點下巴跌落地,马车内那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女子,竟然是当今的丞相夫人,关于她的事情,他可是听过不少。

原本以为丞相夫人艳名原播,会是那种外表十分妖艳的女子,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xiao姑娘。

想到她的狠辣,咽了咽口水道:“唐家十子唐少琪见过丞相夫人。”

薄情没有马上答言,而是玉掌一番,那跌落在车帘子前的匕首马上被吸到掌,看着唐少琪含笑道:“唐十公子的这份礼,本夫人很喜欢,我就收下了,谢谢!”

唐少琪看到薄情露出一手半空吸物,不由的咽着口水,但听到她的话时,嘴角不由的猛抽搐。

这可是伯父送给他的匕首,失控得不由大声叫道:“这是我的匕首,还给我。”这个女人真是不要脸,他什么说匕首是送给她的。

薄情把玩匕首的动作一滞,敛起脸上的笑容道:“这把匕首不是送给本夫人,你为什么要朝本夫人掷来。”语气中有种耐人寻味的东西。

“谁要送给你了,不要脸。”唐少琪讥讽的叫道,他是想教训她,谁叫她让他们等了这么时间。

唐少琪这样大呼大喝,薄情听到后也不生气,转送对甄英杰道:“甄大人,唐家十公子无缘无故对本夫人掷射匕首,本夫人怀疑他意图加害本夫人,这匕首就是证据,请甄大人明察,在场的人可都亲眼看到的,匕首是从唐十公子手中射出,望大人秉公处理。”

此言一出,唐少琪不由的傻了眼,这个女人三言两语,就把他说成凶手,不由害怕的看向唐少缜。

甄英杰不由的哑然失笑,这女子果然很会折磨人,她哪里不是喜欢上那把匕首,不过是存心捉弄人而已。

在这方面,初出茅庐的唐十公子又岂会是她的对手,不由的笑着摇摇头:“丞相夫人的事,下官稍后会查问清楚,只是眼下就有一件事,需要丞相夫人协助的。”

薄情含笑道:“事情我的说了,公差办事,我们当老百姓,当然要配合。只是方才本夫人身体实在不是适,稍作休息后,现在已经略微好些,自当尽力配合。”抬起手臂道:“灵雎,扶我下马车。”

灵雎看到薄情的面泛着异样的红润,嘴唇却有些干燥真皮,担忧的道:“主子,略缓一缓,别急。”

回头吩咐道:“快搬一张椅子出来,让主子坐着休息。”

甄英杰也注意到薄情异样,尤其是她那把鼻音很重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风寒引起的鼻塞造成的,也不由的出声道:“丞相夫人,下官不赶时间,您别急。”语气中不禁有些担心。

这女子可是丞相大人的命根,出了什么事他可担待不起。

薄情扶着灵雎的手走下马车,坐在xiao二搬出来的椅子上,灵雎倒了一杯水道:“主子,喝點白开水,喉咙不会干得那么难受。”

薄情应着灵雎的手喝了一口,抬头就看到甄英杰,亲自踏上马车搜查,眼眸不由的眯起。

灵雎看到这一幕后,不禁有紧张,随之不由的一松,马车的究竟不算太大,一眼就能看尽,狭xiao的究竟内,居然没有弓箭的影子,眼眸内不由的划过一丝惊讶,主子把弓箭藏到什么地方。

甄英杰一踏上马车,刚掀开帘子,一阵幽幽的冷香扑鼻而来,不由的心头一震,随着打量着车内的一切。

这辆马车可谓是麻雀虽然xiao,五脏具全,完全是一间xiaoxiao的起居室,而且车内的的物品样亲皆非凡品,而精品中的精品。

只是赞叹赞叹,目光不错过任何一个角落,包括铺在脚下的地毯。

当看到地毯时,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白色的地毯上面竟然有一些粉末。

除此之外,马车内的xiao几上,竟然放着几粒铁珠比手拇指大的,与马车布局格格不入的铁珠。

除了这两样不合理外,马车内似乎没有任何的不妥,略看几眼后,便走下马车,淡然的道:“丞相夫人,下官检查过,马车内没有任何异样。丞相夫人若身体不适,还是尽早回府休息。”

面上虽然这样说,听闻丞相夫人是有洁僻的人,马车的地毯上怎会的灰呢。心里一直疑惑不已。

薄情含笑道:“谢甄大人关心。”

扶着灵雎的手,刚要站起来,唐少白忽然出声道:“丞相夫人,请留步。少缜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丞相夫人能否为少缜解惑。”车内没问题,没有发现,不代表人没有问题。

薄情重新坐定道:“唐四公子有什么疑惑尽管问,本夫人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己也同样很想知道,究竟谁是杀死唐倩华的凶手,竟然敢破坏她的计划,还栽赃陷害到她头上。

唐少缜扬起一优雅的笑意:“少缜只是不疑惑,天气正热,丞相夫人既然身体不适,为何会出现此,夫人若只说是巧合,只怕难以服众。”以她跟护国公府的恩怨,必然是以杀人为目的。

薄情淡然的道:“可事实上,确是巧合。”恰她也想杀唐倩华而已。

唐少缜扬扬眉道:“你以本公子会信吗?”

------题外话------

最近孩子对女主的表现有些不满意,只是青春感情迷茫期的过度,很快就好的。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朱显玉
亳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呼和浩特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沈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