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玄天药尊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紫色的小兔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2:24

玄天药尊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紫色的小兔子

点了香,招了魂,叶翊开始祭拜。

他没有正式学过祭拜的流程,因为这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形式在他看来只是做给别人看的,先人若真有灵魂在天上看着,看的也应该是祭拜者虔诚的心意。

“爹,娘,爷爷,小翊回来看你们了……”

“小翊过得很好,你们在下面过得怎样……”

“孩儿给你们买了好多好多的“钱”,都烧给你们……”

“这么多年都没回来过,你们一定在埋怨小一吧?”

“其实孩儿心里想想也挺后悔的……”

“觉得……挺对不起你们的……”

“小翊如今也算有出息了,赚了很多很多钱!”

“你们应该很开心吧?孩儿不用像祖辈们那样去做那些……不好的事了。”

“不仅孩儿不用,从孩子这一代开始,若有子孙后代,肯定都不用再去做了。”

“孩儿会活得很好很好,越来越好,不会再受人欺负了……”

…………

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心里话,叶翊还是没忍住哭了,红着眼无声地流着泪,一边说话,一边烧香钱。

积压在心中多年的执念随着无数元宝纸钱的焚烧而渐渐消散,叶翊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许多。

“爹,娘,爷爷,咱们好好吃一顿!”

叶翊笑着

,也不顾酒菜上已经落了纸灰,直接就坐在坟地上吃喝起来。

“爹,喝一杯吧!”

“爷爷,您也喝一杯!”

“娘,您应该不喝酒吧!改喝一杯茶吧!”

“……”

酒足饭饱,叶翊直接躺在坟庭里眯了一会,好一阵子方才起身,对着三座小坟三跪九叩拜别。

“爹,娘,爷爷,小翊走了!下回有时间还来看你们!”

“再见”

…………

叶翊离开了,沿着来时的路回到了大槐树下。

看着残破的屋子,叶翊心里分外复杂,虽然它带给自己童年的多半都是不好的回忆,但此时即将离去,心里却还是有种莫名的离愁!

挥了挥手,叶翊解开了马绳,转身就要离开,忽然间却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异响在废屋中传出。

“咔咔”

那声音就像是什么动物碰动了废屋烧剩下的废瓦。

“老鼠?紫色的老鼠?”

叶翊抬眼看去,隐约看到了一抹紫色蹿过,似乎是一只胖胖的老鼠,个头不小,颜色竟然是紫色的。

“哪来的紫老鼠?”

这老鼠的颜色吸引了他,叶翊重新系了马,小心地走进了废屋。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废屋里早已经长满了杂草,从长长的杂草里,叶翊很容易就发现了一条清晰的“老鼠道”。

顺着“老鼠道”缓步追踪而去,叶翊走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房里,“那老鼠道”的尽头是一张倒塌了的床板,斜斜地截出的一个小空间。

叶翊低下头往漆黑的小空间一看,一双小小的眼睛泛着幽光,紧紧地盯着他。

缓缓上前,叶翊伸手握住那破烂的床板轻轻地抬了起来,低头再往下一看,眼睛瞬间瞪大了。

“兔子?”

叶翊无语了,暗骂自己眼瞎了,好好的一只萌兔子他居然看成了老鼠。

如果是老鼠,这个头确实不小,但实际上它是只兔子,个头小小的,有些消瘦,估计还不到一个月大。

最奇怪的是,这兔子居然真的是纯紫色的,连眼瞳都是如此,看起来很萌很漂亮。

墙角里有个小小的淡绿色草窝,看起来还很新,此时的紫色小兔子就卷缩在窝里,一双大大的兔眼紧张地看着叶翊,一眨不眨地看着。

“小兔子!”

叶翊放好了烂床板,蹲了下来,想伸手去摸一下它,手还没碰到,那只小兔子就吓得蜷缩起来,浑身柔软的兔毛像刺猬毛刺一样炸立着。

叶翊还是摸了几下,小兔子的毛很柔滑,可即便叶翊尽量的放松了力度,小兔子依旧在微微颤抖着。

感受得出来,它很害怕。

看着它,叶翊忽然想起了那时候的自己,似乎也是这样害怕地躲在屋子里。

这只小兔子明显还很小,估计最多也就一个月大,显然还没有到独立分窝的时间。

墙角的小窝很小,只能容得下它那小小的身子,这里应该只有它一只兔子。

是什么原因造成一只未满月的小兔子独自生活在这座废屋里?

叶翊能想到的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小兔子的兔爹兔娘都死了,或是被其他野兽吃了,或是被附近的猎人杀死了,反正是死了,所以,未断奶的小兔子被迫离开了老窝,来到这里独自生存。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只小兔子的毛色实在太过特别了。

叶翊曾经听说过,在许多动物的本能里,会对明显异于正常个体的同类进行排斥,即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因为异于正常的个体往往代表着某种缺陷,而动物为了保证其余的正常后代能够更好地活下去,它们就会排斥那个不正常的孩子,会把它舍弃或驱逐,甚至于,它们会把它吃掉。

看起来很残忍,但这是动物界的自然法则,唯有如此它们才能让族群更好的生存下去。

这只紫色小兔子也许就是长得太过特别了,被它的兔爸爸兔妈妈排斥了,最终赶了出来,辗转才会来到这废屋里搭窝生存。

这两种可能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可怜的,一时间,叶翊心情有些低落,感觉像是遇到了一个“同类”。

“小兔子,要不,你跟我出去,我包养你,怎么样?”

叶翊呵呵地笑了笑。觉得这应该也算是一种缘分,他想把这只同病相连的小兔子带回去养起来。

然而,无论他怎么哄,怎样温声细语,小兔子就是不回应他,依旧蜷缩着,紧盯着他。

叶翊叹息一声,果断用手一揪,把小兔子给揪了起来:“唉,我真傻,还指望一只蠢兔子能听懂人话不成?”

这小兔子看起来就瘦巴巴的,一拎起来,发现更是轻飘飘的,伸手轻捏了一圈,发现这货简直就是瘦得皮包骨头。

可以想象,如果就这样放任它在这里,用不了三五天,即便没有凶禽猛兽吃它,它估计也能把自己饿死。

紫色小兔子的个子就巴掌大,也不知道是吓得腿软了还是饿得发晕,叶翊将它捧在手心上,它居然没跑,乖乖巧巧的卧着,身体微微颤动,估计还是害怕居多。

牵着马下了山,叶翊刚回到村道上,四周一群人便围了上来,带头的是叶村的村长,一个八九十岁的白头老翁。

早在先前,那泼皮将叶翊要寻“贼屋子”的事一宣扬出去,叶村之中年龄稍长的人顿时醒悟过来,贼孩子回来了。

特别是那些刚刚见过叶翊长相的人,更是可以直接确定,刚才那牵着马的富家公子就是多年前的贼孩子——叶翊。

叶翊后来被永安镇第一富豪叶南天收养的事不是什么秘密,叶村的村里人基本上都知道,当时还有不少人心里为此担忧害怕。

掘墓烧尸是个大仇,虽然这是村子里的一致决定,但执行的人只有那么十几个。

从叶翊被叶南天收养,莫名其妙成了叶府大少爷起,那些人便在担心,生怕这贼孩子有一天会回来为他父母报仇。

好在,除了第二年回来过一次又匆匆离开,多年以来,贼孩子从来都没有回来过叶村,连祭拜都没有。

有些人觉得他这是忘恩负义,但更多的人觉得这是人之常情。

毕竟这贼孩子的出身是个大大的污点,如今既然入了叶府,飞黄腾达了,自然是要跟过去的龌蹉出身一刀两断的。

那些人掘墓烧尸或者曾经欺负过叶翊一家的人自然都是后者,他们希望贼孩子永远不要回来,那些旧事叶永远不要被提起。

然而,就在今日,叶翊回来了,曾经的贼孩子光明正大地骑着马回来了,回了他曾经的贼屋,多半还要去祭拜他那些贼父贼母贼祖宗。

这代表着,这贼孩子还念着旧情,依旧记着他曾经的家,兴许他还清楚地记得过去的一切。

聊城治疗睾丸炎方法
潍坊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潮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聊城治疗睾丸炎费用
潍坊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