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四川寻宝记神秘川西隐藏着多少惊世珍宝

发布时间:2019-09-20 19:17:55

四川寻宝记:神秘川西隐藏着多少惊世珍宝

天崩地裂,山河变色,汶川地震让古羌文化重新走入人们眼帘;云山苍苍,江水泱泱,神秘的川西到底还隐藏着多少震惊世人的珍宝文成公主留下的佛像,神笔马良的传世作品;古老苯教的神秘殿堂,油泥掩盖的明代壁画;一大批珍宝首次披露在世人面前,我们即将为您展示在中国最隐秘地方。一、神秘的四川深山2008年5月12日,山崩地裂,人们在痛惜生命流逝的同时,也关注到我们在文化上遭受的巨大损失。一时间,四川西部横断山区古羌文化遭受的灭顶之灾成为报刊、杂志的热点,人们惊呼文化的拯救和保护刻不容缓。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地区还有大批奇珍异宝,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正遭受着时间的摧残和盗贼的觊觎。说起四川西部那可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国家级的旅游风景区九寨沟、有黄龙,还有贡嘎雪山,都是风景秀丽的地方。那里不仅风景美,更重要的是人也很美,有被称为中国西部牛仔的康巴汉子,也有娇柔妩媚的美人谷少女。当然对于我们而言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地方被国际学术界认为是历史上民族迁徙的一个大通道。在历史上它是很多民族发祥和迁徙的必经之路,在今天这里还有着藏族、汉族、回族、纳西族,彝族、羌族等几十个民族杂居,是一个文化的结合地带,故宫博物院专家罗文华一直致力于研究藏传佛教的文化对故宫的影响,而这个横断山区或者说四川西部地区,恰巧是藏传佛教的一个最重要的,最典型的一个范本。而此前在国内外从没有任何的机构,也没有任何的人用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经费,这么多的精力在这个地区做了那么广大、深入的调查。四川的西北部甘孜州和阿坝州是内地通往西藏的交通枢纽,同时也是早期民族迁徙的“民族走廊”。居住着藏羌等多个少数民族。与西藏相比,这里文化更加复杂多样,是格萨尔王史诗的发祥地,保留众多的早期信仰。卧龙、九寨沟也位于这一地区。人们在进入藏区后,总是能发现一些用石头块垒起来的小土堆,有的时候是普通的小石头,有的时候是由一种刻有经文、图像、佛像的玛尼石堆砌而成,上面还插有经幡,人们称这些为玛尼堆。关于玛尼堆,人们有很多的传说。最广为流传的说法是,这些带有经文的玛尼石是当年唐僧到西天取经时,路过通天河,把一些经文掉到了河里面,而这些石头上的文字就是当时晾晒经文后印在上面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是代表了汉族人对藏文化的一个解释,真正的原因是藏族自古以来就有白石崇拜,他们喜欢并崇拜白石头、白牦牛这些东西,喜欢把白石头堆成一堆作为一种纪事。也有人说,因为在古时候,藏区比较偏远的地方,人们不识字,也不会记数,但他们会推小石头把它们放置在一些标志性比较强的地方,事实上玛尼石确实有不刻字的,所以人们推断这是古人用于计数的或是一种纪念。早期的所谓白石崇拜是把石头直接堆在山口上,堆在民居边上,或者堆在垭口上。一般在路边的这种都是没有刻字,没有经文的玛尼石。早期每当人们路过垭口时就会捡一块干净的石头压上去。垒上去,不断的往上垒。时间久了这个玛尼堆就慢慢形成一个地标,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地标和文化。而那些有着经文的玛尼堆,更多的是祭天、祭神、祭祖用的,因为早期的玛尼石更多体现是一种自然崇拜,在人们眼中什么都有神,山神、水神,甚至河边上都有。后来当佛像影响进入以后,才在石头上刻上佛教的经咒,包括佛像。这些东西就是越做越复杂,最后才慢慢的佛教化。二、神鬼战士的城池——松格玛尼四川甘孜州石渠县有一座神秘的古城——松格玛尼,墙高十米,方圆百米。与其他古城不同,它竟是用难以计数的刻满了佛像、经文和咒语的玛尼石层层堆叠而成的。之所以说它神秘,是因为藏族传说它是由格萨尔王的神鬼战士建造的,后代信徒经年累月往城墙上添砖加瓦,但城墙的高度却始终保持不变。那么这座宏大的古城究竟是怎么来的建造的目的是为什么它的种种神奇又是怎么形成的呢人们觉得比较神秘的地方是,随着这个玛尼石的增加,它的高度却从未变过,而且更有甚者说,它实际上在地下的部分和地上的部分高度是一样的。松格玛尼的旁边有条河,当然,人们进行详细的测绘以后发现,这个墙不增高还有其他的原因。因为确实再垒不上去了。再垒的话墙就得垮塌,这里毕竟是经过历次增建,所以当看到有一段墙很标准、很整齐,这一定是新堆砌的;有些墙垒的东倒西歪的这就是历经多年的,有的甚至在墙在外面还加了副墙,那是为了支撑不让老墙倒掉,通过这些就能看出来不断有后来增建的痕迹。至于这个城池究竟底下有多深这到还真是一个谜。曾经有人希望能从考古发掘的角度,来看一下它底下究竟有多厚。便联络了当时的活佛,还有当地文物部门,希望能够开一个小探方,挖下去看到底有多深,但是挖了一段时间就遇到两个麻烦,一个就是挖下去以后,在墙角的地方挖,在接近墙根的地方挖,上面会不稳。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一举动,影响了当地的宗教信仰,他们认为这不太吉利,所以最后只是挖了一段,没有看见底就回填了。也有人猜测,因为它靠近河边,所以说可能地质比较松软,墙体下陷的很厉害,所以有了地上、地下一般高的传说。松格玛尼城是一个很独特的地方。它怎么个独特法呢第一个是通常的玛尼堆我们看到的都是堆,可是在松格玛尼城,玛尼石堆砌出的确是墙。而且一溜儿全是玛尼墙,它不是土堆,它是一个城、一个城市,中间有一个高大的玛尼堆,周围砌一圈墙有门进去,在玛尼堆跟玛尼堆之间有狭窄的通道可以过去,如果你绕一圈儿,可以爬到中间的那个堆上面去。这些大大的玛尼石大部分是以平石组成,每一个石板上面都刻有经文。这些石头上的内容特别丰富,有经文、佛经的名字、佛像。刻划的内容跟人们以前所理解的,经常看见的完全不一样。平时到藏区去,到湖边、到河边、到山边,你很容易发现一些刻有“哄嘛弥嘛咪哄”或者别的咒文玛尼石,不过,这些都是短的一般咒。但是在松格玛尼城的石头上,能刻满满一块石头,长长的经咒,它的藏文字母可以多达到几百个,甚至上千。而且,所选用的石头都是很大的大石板,制作一般也都很精美,属于是石质比较细腻的一种石头,在它上面用藏文,用很古老的一种梵文字,再用一个梵文的翻译,最后再引藏文的一个的意译,用这几种文字刻下来一个名字,然后按照正规的藏文佛经的写法,上来就叫佛经的名字。很多人看到这座奇特的城池后,都在猜测,这么精美的做工,到底是出自谁的手下呢传说松格玛尼是10世纪左右的藏族英雄格萨尔王手下战死成为神仙的兵将建造的,也有人说它是佛界的众神建造的,所以历经百年依然坚固耸立。难道冥冥之中真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控制着松格玛尼的一切吗在松格玛尼城的旁边,有一座石头山,这个石头山可以采集石头,现在的人还在那儿采集。但是那种石头质地不好,它是一种红色的砂岩,刻完了以后很容易风化。相比较最普遍的石刻的都是白的,松格玛尼的石头,经文和佛像刻的内容,它有的是不上色的,但是有的也是上面描上各种颜色的。有人怀疑,像这种石头都是比较有钱的,比较虔诚的施主,在外面找石头来在当地刻,或者在外面刻完了给运到这儿来的。当地专门有工匠从事这样的事情,现在还有一些当地的工匠会给游人们专门进行表演。比方说要六字真言,一下就给你刻出来,非常迅速,技术非常地娴熟。那这个松格玛尼到底是谁建造的呢据僧人们说,这个松格玛尼,实际上是格萨尔王时期的一个大将建的。这个大将因为违背了良心出卖了格萨尔王手下的其他大将,导致了这几个大将丧身。这个叛徒是格萨尔王的叔叔,这件事情后,他一直很内疚,就找人修了一个玛尼堆,追荐亡灵。但是当初建的玛尼堆实际上的原因,已经是湮没无闻了,就是找不到了。后来附近有一个寺庙,叫普宫寺,普宫寺的第一世活佛叫白马仁青,白马仁青活佛有一次走到这个地方看见有鸟在这盘旋不止,认为这是一个吉兆,不久在这里发现了这个玛尼堆。然后他开始把这个玛尼堆做大,之后又经过大规模的修建,这个大规模修建一直延续到了20世纪中期。在玛尼堆的前面有一个祭祀台,祭祀台前面对就是神山,当地人的祭祀时全在那里对着神山祭祀。人们对格萨尔文化调查后发现,这个玛尼堆是一种融合了格萨尔史实与本地的本土信仰,佛教信仰的产物,这个信仰在经过几百年,上千年的慢慢融合,最后被佛教吸收了,人们甚至在佛教寺庙里面能看到金殿、唐卡是崇拜格萨尔的,这种文化就显得非常有意思。能看到一个民间的信仰,是如何进入到一个非常严格的,非常有序的佛教文化里面的,同时又进到民众的生活和信仰里面去的,从里面,人们能看到一个非常宏大的文化在里面如何的融合,如何传承发扬,如何延续。学者们深入川西藏区,研究从未在世人面前展现过的文化遗存,在四川甘孜州海拔4 000米的石渠县,大山深处有一座古老的小寺院,人们都知道这个小寺院中有三件传世珍宝,藏在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钥匙由三个管家分别掌管,这些宝贝据说都是文成公主经过这儿时留下的,不过究竟是什么除了寺内的主持谁都没有见过。三、传世之宝也有假的在藏传佛教艺术里面,唐代的艺术是最具神秘色彩,最具艺术价值,而且也是最具历史价值的,当研究学者们来到石渠县,也就是甘孜地区海拔最高的一个县,平均海拔4 000米以上。当地人领着学者们到了一个小寺庙中,据说当年文成公主从这里过的时候,认为这个地方不错,想建一个寺庙,于是她到拉萨后,就派人送钱来,专门在山上修了一座庙,后来这个庙被水冲毁了,此后当地人在山下又建了一个庙,也就是今天人们看到的模样。这个地方平时是不太容易去的一个地方,开车去非常危险,当翻山到海拔将近5 000米的时候,车如果突然陷进去的话,即使所有的人都下车推,也是很难推动的。因为,在海拔5 000米的地方推车绝对是一个力气活。而且,在那种地方,如果晚上到不了有人烟的地方,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为什么要特别说到这个寺庙呢在这个寺庙里,据说有三件唯一幸存的,当时文成公主经过的时候,留下来的东西。由于这些东西是镇庙之宝,平时很少有人能看到,故宫学者的考察之行中,他们事先联系好了掌管三把钥匙的人,终于有了一睹庐山真面目的机会。看宝贝的时候很轰动,因为当地人对这个寺庙镇寺之宝非常重视,每年就能看一次,还一定要在寺庙开法会的时候,周围村庄的人都来,把这个东西供在龛里面,而且还看不见,到那去以后只能磕头,磕完头后转一圈就出来。也就是说,当地人还从没有看过这些宝贝的真正模样。就算有人因为好奇心强,想偷看几眼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在里面,还裹上了很多的锦缎、松石、玛瑙,当地奢华的珠宝几乎都裹在了佛像上,以至于它那个东西从保险柜中拿出来的时候,一般人都看不出那是佛像。这个非常神圣的圣物,在研究学者们去了以后,在三个管家同时在的前提下,打开了第一道门,里面是保险柜,再开一道门里面还是一个保险柜,然后再打开,这下终于见到东西了,还没等拿出来,管事的喇嘛先要求学者们,绝对不能碰它。如果实在要看怎么办你看那儿,喇嘛给你转那儿,交代完要求后,这才端出了一个大大的盘子出来,就看见三个佛像被数不尽的锦缎、各种珠宝埋在里面。喇嘛把一层层的锦缎揭开,又把一串一串的珠子摘下,终于出现三尊佛像的本来面目。三尊佛像并不大, 却让学者们很难确定佛像的年代。因为铜佛像的鉴定有几个要素,第一个是看脸形,脸形的年代特色比较明显,接着就是看身上的线条。但这三个佛像,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被刷的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了。因为这种神圣的佛像在西藏有一个习俗,叫“给佛上金”,每年要刷一次金粉。这些金粉都是调在胶水里面的,拿个刷子就往上刷。一般来说,像大昭寺的佛,只是刷脸,把脸刷很厚一层壳。由于这三个佛像都很小,就全身都刷了。刷了以后几乎都面目全非,脸形只能看出一个轮廓来,身体上的线条在被刷后,也只能看出佛像穿了一个袈裟。甚至上身穿没穿衣服,是佛还是菩萨,都很难区分。幸好,其中一尊佛像,它因为有莲花瓣的缘故,分上、下两层两瓣,中间有个腰,它每次刷的时候,不可能把整个全部糊上,莲花瓣还能看见,通常莲花花瓣的年代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变化,专家判断,这个莲花瓣是比较典型的15世纪的造型,所以这尊佛像的年代就判断出来了。还有一尊稍小一点,已经刷得全部都看不出来了,本来佛像上一般都会有文字在前面或者在后面,可经过这么刷以后,有文字也看不见了。不过,学者们在它的底板处,发现一些比较精细的图案,一看这个也是属于15~16世纪比较精美的佛像。显然,这两尊确定了年份的佛像,跟文成公主没有什么关系。但三尊中最高的一尊佛像,却是最有意思的。这是唯一一尊没有刷金的佛像,佛像的脸上,眼睛比较大,但是没有神采,脸比较肃穆,整个脸形接近中亚人,给人一种比较难接近的感觉。它的莲花瓣是上下两个莲,一般来说,我们后期的佛像,在下面的莲瓣会加一圈,或者露一个台子,让它搁在地上。而它的莲瓣是直接上下两个莲瓣,周围什么都没有。就是两个莲瓣,但是还做得更精巧一点,它下面还加了一个圆托,所以它整个座是一个纯圆形的。佛像本身有一个缺点,就是它的背光顶上残了一部分。纯圆形的莲座,目前国内外的学者都还没有见到过类似的例子。从这尊佛像上,专家发现,第一,它不是西藏造的,它是来自于我们现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这一带的交界地方。那个地方当时叫斯瓦特,是斯瓦特地区的一个佛像。唐僧原来去印度的时候,是走过这个地区的,这个地区在印度和西藏人心里,是一个圣地。跟克什米尔一样,是圣地之一。而且斯瓦特做的这个佛像,出自古印度西北地区。古印度西北曾经是西亚和印度文化交汇的地带,来源于印度的佛教哲学和亚历山大大帝带来的希腊造型艺术在这里碰撞,从此结束了佛教没有偶像的时代。斯瓦特佛像是这一地区6~10世纪的佛教造像,存世量稀少,在世界佛教雕塑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所以这个佛像本身非常的珍贵,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的确是镇寺之宝。川西是重要的军事和贸易要道,也是汉藏文化交汇的地区,当地传说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经过四川的甘孜州的石渠县,这与传统的经青海进藏的说法不一致。那么文成公主到底到没到过四川,四川这个寺院中代代相传的古老佛像是不是文成公主赠送的呢话说当年文成公主进藏,以前我们大家都认为走的是经青海、日月山的路线,但是实际上,走四川这条线并不是没有可能性。根据当时的历史情况分析,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时候,周边的形势多多少少有点紧张,所以他不敢就派一支人马去把公主接过来,万一被人抢了呢实际上松赞干布是派了多支人马,同时以迎亲的名义出发,但是那一路真正迎娶了文成公主这个在学术上还没有一个让人百分之百信服的说法。在当地有关文成公主的记载、说法,也不止一处。比如说,当地人说自己当地的农耕的方法是文成公主教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汉族人教的,只是由于文成公主由于在当地太有名了,所以很多东西都愿意跟文成公主联系,把它给附会上去。当地传说文成公主进藏经过四川的甘孜州的石渠县也不是完全没有考古依据,在小寺庙的附近,人们发现了一个摩崖石刻,有几十米高,上面刻的是带有唐代风格的摩崖石刻。这样的证据如果用来说明文成公主就在这里,可能还不够充分,但至少能说明唐朝时,这里是一条很重要的交通线,这个一定是汉藏交流的一条重要的通道。那么,前面提到的三尊佛像相差有7个世纪的作品,怎么会同时的呈现在一个寺庙中呢有这么一种可能,因为当时这个地方,僧人来往是非常频繁的,商人同样如此,他们会带一些法物、佛经、唐卡、佛像经过这些地区。他们会把一些自认为名贵的古佛带进来,供在这儿。久而久之,通过各种讹传慢慢地就跟文成公主联系上了。不过,也不排除是文成公主真的走这条路线带去的佛像,毕竟,现在我们不知道在唐代的时候,他做的铜佛像,究竟是接近印度呢,还是跟汉地更像呢,或者是跟西藏更像,如果文成公主真的从长安带走了一批铜佛像,带到那边去,估计是一种印度式的加上汉式的这种结合式的东西留在那儿,然后又影响了西藏的造像。当时和公主一起去的还有不少工匠,那个时候长途跋涉,也不是很快能找到路,就得慢慢地走,在途经的地方住一段时间,这些工匠便在这儿生活生产,他带的技术、农业、生活方式,都会多多少少对当地产生一些影响。实际上文成公主带的佛像主要是藏在小昭寺,这个历史记载得倒是很明确。

微小店官网
公众号签到小程序
门店收银管理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