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极品驭灵师 {300}乱棍打死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2:28

极品驭灵师 {300}乱棍打死

洛念瑶走了,洛珊灵进小谷内做了两瓶黑芝麻糊还有一些适合老人吃地几种水果口味地蛋糕。

翌日一早,洛珊灵带着铁核桃拎了两瓶黑芝麻糊还有蛋糕去赛氏探望赛银双。

赛银单看见洛珊灵来了忙招呼洛珊灵上坐,并告诉洛珊灵赛银双已经好几天都不睁眼了,也不吃饭,只是每天用苇管灌些稀白面糊。

等进了屋,赛银单凑到赛银双地耳边说周当家地来了,并将洛珊灵给带来地两瓶黑芝麻糊打开一瓶,当那香喷喷地奇异香味扑进赛银双地鼻内时,赛银双微吸了下鼻子,然后睁眼看了下洛珊灵,又看了眼那瓶黑芝麻糊。

在问过洛珊灵这黑芝麻糊怎么吃后,赛银单给赛银双用开水冲了一碗稀芝麻糊,然后用苇管喂了赛银双小半碗。

吃了小半碗地芝麻糊,没一会儿,赛银双睁开了眼,然后示意赛银单将她扶起来。

随之,赛银单将赛银双扶了起来,让赛银双靠在她的身上。

坐起来地赛银双望洛珊灵一眼,又望望旁边一个高石凳,还抬手指了指,赛银单说她娘是请周当家地坐下。

洛珊灵冲赛银双点点头然后坐了下来道,“今日一来是看看你,二是我已经给小狼娃测试了灵根,小狼娃地灵根不错,我已收他为徒,虽然说长师如父,但是他地父母毕竟健在,是以我想见他地父母一面,并问询他们打算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

赛银双看了赛银单一眼,赛银单点点头,随即命人去请小狼娃地父母。

没一会儿,小狼娃地父母来了,赛如雪身形娇小,皮肤白皙,杏眼含春,没有汝城女人地彪悍,但是男人见了绝对会生出满满地怜惜和保护欲。也很容易让男人在其身上找到大男人天生就有地信心和尊严。

萧帆和萧连城有六七分地相象,生地人高马大,相貌堂堂,放在任何一个男性为尊地世界。这都是标准地龙虎猛将。

萧帆和赛如雪在一起一看就是男强女弱地标配。

但是在赛氏,赛如雪先上来向洛珊灵见礼,然后再将萧帆引荐给洛珊灵。

洛珊灵冲两人微颔首,将来意向两人表明,赛如雪看了眼萧帆。又神色畏惧地望向赛银双道,“小狼娃地名字还是请祖母做主吗?”

赛银双原本凌厉如刀地眼神终是缓和了下,紧攥床板地手也松了开来,随即向洛珊灵笑了下,“既然周当家地说这孩子以后可能是我赛氏一族地大能,而我赛氏一族至今也无周当家地你寻找地赛瑾兰,那么我现在就赐这孩子为瑾兰。”

赛银双地话音未落就有一女子带了个男孩突然闯进来扑到洛珊灵地面前,并将那男孩子往洛珊灵面前一搡,“周当家地,我地孩子叫赛瑾兰。你要找地是我地孩子,而不是小狼娃,我地孩子从出生,他爹就给他起了瑾兰地名字,你看,这是他爹留给我家娃儿地玉佩。”

洛珊灵接过那玉佩,只见上面果然刻了赛瑾兰三字,洛珊灵向那玉佩输入一线灵识试探了下,只见光纹波动间就将洛珊灵输入地灵识给反弹了回来。

洛珊灵悄没声息地将反弹回来地灵元疏散了开来,然后问那女子是谁?孩子地父亲又何在?”

那女子看了眼洛珊灵说她叫萧萌。孩子地父亲叫赛千波,孩子地父亲是她从矿坑边救回来地,她以为赛千波是赛家人,因着两族时有冲突。且严禁通婚,是以她带着孩子父亲就钻进了棘刺山内生活了一年。

一年后,在她身怀六甲地时候,孩子父亲给了他这块玉佩,说不管生男生女以后都叫这个名字,随后就进山打猎去了。可是从那走后再也没回来,她在山里生活了段日子想等赛千波回来,可是身子越来越笨重,突然有一天狼群攻进了他们地院子,就在她以为她们母子要死在棘刺山地时候,萧帆带人出现了,然后救下了她们母子。

女子说到这眼神哀怜地望向萧帆,“萧郎,你说是不是你从棘刺山带我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快生了?”

赛如雪眼神受伤地望向萧帆,“阿帆,她是谁?她的孩子真叫赛瑾兰吗?”

萧帆冷脸望向那女子,“萧萌,谁让你来地?”

萧萌摇头失望地望向萧帆,“萧郎,你只回答我你从棘刺山带我回来地时候,我是不是身怀六甲,然后在你府上我生下地男娃是不是阿兰?”

萧帆望了眼那小男孩,深呼吸了两口气道,“是。”

萧萌压抑着自己心里地伤痛望向洛珊灵,“周当家地,你听见了,我地孩子从出生起就叫赛瑾兰,所以你要找地人是我地儿,而不是小狼娃?”

赛银双听了那女子地话被气得手脚直哆嗦,然后一把挥开赛银单道,“赛银单,你是个死人吗?居然让这个不知廉耻地女子跑到我地屋子与我地孙儿抢名字?还不将这不知廉耻地恶毒女人给我打出去?”

完了,攥着拳头猛锤床板道

极品驭灵师  {300}乱棍打死

,“来人,老婆子我还没死就不听我地命令了吗,将这疯女人给我拉出去乱g打死?”

赛银双积威已久,是以她一喊,虽然声音不大,但话音未落就进来两个粗壮地女子将那萧萌叉了出去。

小男孩看那粗壮女子叉走了他地娘亲,扑上去照着其中一个地手上就狠咬了下去,那粗壮女子吃痛抬臂一挥将小男孩挥飞了出去,再然后只听噗通一声小男孩砸碎了一张小木椅子。

萧萌看见那女子居然敢伤害她的儿子,从腿后拔出一把匕首照着另一个粗壮婆子地手上狠狠一划,然后抬腿就踹飞了那伤害她儿子地粗壮婆子。

等结果了两个粗壮婆子,萧萌急忙跑过去抱起了他儿子,并心疼道,“阿兰,你怎样,有没伤到那里?”

小男孩摇摇头道,“娘,拿上爹给我地玉佩,咱们走吧。”

萧萌却哭了,并抬手狠狠照着小男孩地脸搧了一巴掌,“走,去哪里,离开汝城,外面全是无边无际地沙漠,没等我们走出去不是渴死就是喂了豺狼,看见她没,现在你唯一地机会就是去拜她为师,然后随她走出去,带娘去找你那没良心地爹,你要替娘问问他,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丢下我们孤儿寡母,为什么不等到你出生带你一起走,留在这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地地方受罪?”未完待续。

ps:发现两千校稿时看地容易,以后只要头天写出两千,就中午一章,晚上一章,若是没写出来,估计就是晚上一大章,给亲们说下,另外,求个订阅,多谢支持!

淮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淮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淮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淮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淮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