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魂战天下 第六百零六章 登顶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8:28

魂战天下 第六百零六章 登顶

如果这一座殿堂,是因为进入的人不同,而开启的程度不同,那这其中的变化,就有待商榷了。那些金色流洋,唐羽并不认为是好东西,直至刚刚他才真正将那些体内残存的金色水滴彻底逼出。

这还是唐羽体内残留的已然不多的缘故,不多的金色水滴,都如此难以逼出,更不用说踏入这片地方的人,他们体内只怕残留着远比唐羽还要来得多的金光了。

这片试练地存在的时间久远,又和稀魂界不同,并没有被限制。这么长时间存在于空间乱流之中,就算这片地方的天地之力算不上多强,但却没有超过圣境的生灵存在,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古怪的事情。如今看来,一切答案迎刃而解,那些超越了圣境的生灵,在踏入这殿堂之后,再没有离开过。很有可能,那些生灵已经陨落在了这片殿堂之中。

这殿堂的诡谲,让唐羽眉头一皱,他想要离开,不仅仅因为这殿堂的诡谲,还因为得到了九韶的消息。只是,想要离开,唐羽却不知道从何处离去。

看着那祭坛上的金光,唐羽的心中有些犹豫,就算现在那祭坛上的金光,其实是个陷阱,唐羽也绝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是造化也好,是陷阱也罢,一探方知。踌躇不前,也不可能得到答案。”

咬了咬牙,唐羽忍受着那巨大的压力,一步步的朝着那祭坛之上而去。庞大的压力,压得唐羽的双脚发颤,每走一步都需要用上不小的力气。那圣境生灵也不好受,甚至于他所受到的压力,似乎比唐羽还要来得强大。这祭坛上产生的压力有所古怪,并非所有人所受到的压力都相同,而是依据修为的不同,而有所变化。

直至唐羽超过了那圣境生灵之后,才确定了这个想法。这个情形,让唐羽眼前一亮,这样一来,他说不定可以比那圣境生灵更早达到祭坛顶峰。

承受着压力前行,体内的消耗巨大,一株圣药的药性,短短的时间内被消耗一空。在那药性消失之后,感受着体内迅速消耗的力量,唐羽才更清晰的了解到这压力的恐怖。

一炷香的时间,唐羽体内那庞大的力量,竟然仅仅只能够支撑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唐羽再次服下一株圣药,庞大的药性补充着体内力量的同时,也在这压力的消磨下一点点消散。

要登上这祭坛的顶峰,远比所有人所想的要艰难得多。一声闷哼之中,那一个圣境生灵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如遭重击,身形倒飞而出,直接从石阶之上滚落而下。转眼之间,重新归于半山腰处,才停了下来。

看着那原本近在咫尺的顶峰,这圣境生灵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所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大到他难以承受的地步。这压力就像是一种测试,而所测试的不是实力,而是根基。以他的根基,能够走到那个地方,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不凡了,再往上他难以承受,强行上去会被那巨大的压力压成粉碎。

“在那之后,非天子之境难以踏上。此人曾经踏上天子之境,能够承受这一股压力,倒也不算意外。只是,是否能够走到顶峰,却还是难说。”

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那圣境生灵休整了一番后,不得不舍弃。这祭坛上的平台,才是他们的造化所在,而那顶峰根本不是为他们所准备的。他和唐羽,是从不同的方向登顶,此刻落回半山腰,看着下半部分祭坛上的平台,这些平台之中,还有一些是没有被人踏足的。这些平台都颇为危险,所以能够保存下来。

此刻既然无缘顶峰之物,他干脆朝着这些平台出手,毕竟那些平台上的宝物也不算差。

毕竟是圣境强者,要躲过或者撑过那平台上的禁制,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几处平台走一遍下来,这圣境生灵的身上,也有了不小的伤势。服下一株半圣药,让体内的伤势恢复之后,那圣境生灵朝着祭坛之下走去。

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有着收获,而且收获不小。走出祭坛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转头看着那朝着祭坛顶峰一步步走上去的唐羽,眼中光芒闪烁。

唐羽的脚步越来越慢,但却没有真正的停下来过,直至距离那祭坛剩下十步台阶之时,那圣境生灵眼中的光芒更盛。这祭坛上的压力,测试的是登顶之人的根基。如今距离十步,证明唐羽的根基已然极为的不凡,甚至几乎达到了这祭坛的要求。

“还不曾踏入散魂境的天子之境,就有如此不凡的根基,此人到底什么来历。看这些百族之人的样子,此人不会是百族之人,甚至连百族之人也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圣境生灵心中呢喃着。

强大的根基,是为未来塑造成就。虽说这世上踏上修行之路的人很多,有时候天运可以胜过根基。但是,面对天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显然根基的强大更加的实际。有着强大的根基,只要不曾夭折,未来的成就难以估量。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蓦然涌现一片雷云,庞大的雷云,朝着远处汇聚而去。这突然涌现的雷云,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天威。所有感受到这一股天威的人,脸色都是一变,朝着那雷云汇聚的方向,满脸的惊愕。

“这……这是天劫……有人渡劫了?!”

“是谁,看那雷云所前往的方向,极为的遥远,不知道是谁在渡劫。”

“踏入这片地方的,没有修为在化魂境的,那岂不是说渡劫之人若是成功,将成为散魂境的第一人,或者成为整片天地中的最强者。”

一想到此,不少人身形一动,朝着那雷云汇聚的方向而去。若是散魂境的天子倒也罢了,可如果是有着圣境实力的天子,那可就不得了了。在这没有超越圣境之人存在的情况下,一个度过了天劫的圣者,将主宰整片天地。

祭坛上的唐羽,同样神色一怔,朝着那雷云汇聚的方向望去。这雷云中的天威,他自然熟悉,他不止一次的接触过。

“天劫……按这一股天威推算,这天劫应该是散魂境的。只是,不知道是何人?”

散魂境的天子,以唐羽如今的实力,是否能够与之抗衡,唐羽也不清楚,毕竟他现在不曾引动劫云,甚至连一次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曾经渡过两次劫云,而且每一次都是无生劫,也依然不敢保证是否能够胜过散魂天子。

当然,这是在不动用死物汁液的情况下。若是动用死物汁液,连圣者都不能抵挡,更何况散魂天子了。

“算了,不管是谁,都不是我现在所需要考虑的。”

不去理会那雷云的涌现,唐羽额头冷汗冒出,朝着祭坛顶峰而去。每一步,都有着千钧之重,浑身骨骸咔咔作响,甚至血肉在这一股压力之下,崩裂出一道道伤痕,鲜血汩汩而出。

连续的踏出五步,唐羽的身形不得不停下,这五步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体内的力量更是消散一空。艰难的取出一株圣药服下,那取出圣药的手臂微微颤抖着,连送到口中都显得极为的艰难。

再次踏出了三步,体内的力量疯狂的流逝,想要再踏出第四步之时,巨大的力道传来,唐羽咬牙,摇晃的身体差点被这一股巨力掀飞。然而,止住了身形之后,唐羽才发现想要再踏出一步是何其的艰难。本想一鼓作气的冲过去,但是仅剩下的两阶台阶,却是怎么也无法跨过。

甚至,仅仅是站在这里,体内的力量就迅速的流逝着,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服下的那一株圣药所蕴含的力量就会被消耗殆尽。到时候,唐羽更加抵挡不住这一股压力。

浑身浴血如同血人,鲜红的血液被彻底的逼出,而后是耀眼的金色血液。圣药对唐羽肉身的恢复,比不上这祭坛对唐羽的压力,那一株圣药的药性,也难以支撑多久。

“啊……”

一声怒吼,唐羽咬牙,牙龈处渗出鲜血,脸上更是惨白一片,他不能停下,一停下就注定失败。艰难抬起的一脚,那不过几寸高的台阶,每抬起一分却要耗费唐羽大量的力量,两只脚如同黏在那台阶上,想要抬起都是一种妄想。

当那颤抖的一脚踏上那台阶之际,唐羽不由一阵闷哼,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身形再次晃了晃,差点跌落。

当彻底站稳之后,唐羽甚至没有停顿,再次踏出那最后一步。这一步的踏出,抬脚的姿势持续了许久的时间,每一次脚一抬起后,却又缓缓放下,不是唐羽愿意放下

,而是那一股压力压得他抬起的脚难以踏出。

时间一点点流逝,这最后一步耗费的时间,甚至比唐羽踏出的那九步还要多,体内圣药的药性在消失着,仅仅只剩下一点点而已。当那最后一股药性消失后,唐羽的瞳孔一缩,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将其掀飞,这一股力量太过强大了,让人难以抵御,一股巨力传来下,让唐羽如遭重击,这最后一步终究没有踏出,身形从台阶之上滚落。

“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费用表
如何预约北京华博医院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位置
怎么去北京华博医院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靠谱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