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哭泣的红雨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7:08
1、章红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觉得一股刺眼的阳光射向了自己,她轻轻地又合上了眼睛.此刻,她只感到一阵阵的疼痛侵袭着全身,而与此同时,她心中的思绪也如潮涌般的向她袭来,她努力的试着又睁开了眼睛,试图摆脱掉那种黑暗所带来的恐惧。门轻轻的开了,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女孩站在了章红雨的面前.女孩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只见女孩俯身来到章红雨的身边,轻声的问:
“你醒了,你己经昏迷了三天三夜,饿了吗?想吃点什么?”女孩一连串的关心的问询,使得章红雨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对女孩说:”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女孩转身离开了房间,门轻轻的又合上了.
四周的寂静,使得章红雨又感到了阵阵的孤寂,做为女人,也许最好的渲泄方式就是眼泪.章红雨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被子里,呜呜的哭声回荡在这寂静的房间里,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呜呜的哭声渐渐小了,直到最后什么也听不见了.章红雨侧了侧身子,重新又闭上了眼睛.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章红雨一身湖兰色的连衣裙出现在罗家良的办公室里,她的清新脱俗,温婉动人便己让坐在那张大班台后面不可一世的罗家良为之着迷.章红雨明白,也许就在那一刻,便己注定了她和罗家良今生的宿命.
“你好!罗总,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你是新来的?”
“是的.”
“小张呢?”
“小张怀孕了,向公司请了长假.”章红雨说到怀孕时脸微微地红了.
“你是章红雨,华北大学历史系毕业,今年21岁,云南大理人.”

章红雨不明白,罗家良怎么会知道自己,自己到这家公司己经快一个月了,从未见他本人一面,对于他的传闻,却听公司的人说了不少.在章红雨看来,他纯粹是一个 之类的纨绔子弟,对于人事科安排她做罗家良秘书时,她曾一度拒绝,可人事科的吕科长对她说只是暂时的,一想到自己是经好友小艳托她父亲的关系才进的公司,何况自己现在还是试用期,只身在外的她,为了在这个城市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总是做着许多自己不喜欢也不愿意的事情,可是为了生计,也许只是为了生存。每每想到这里,章红雨不免感伤.

“章 ,你怎么了?”
“没什么,罗总对不起.”章红雨知道,自己又走神了.
“你还没回答,我说的对不对.”罗家良的语气显得有些急切.
章红雨点了点头.
“给你,文件签好了.”
“那没事,我先出去了.”
“你有男朋友吗?……对不起,你先出去吧.”
“有事,请叫我,罗总.”章红雨转身离开了这间诺大的办公室.

章红雨的秘书室与罗家良的办公室是隔着走廊面对面的.章红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感觉像回到自己的家里一样,她可以任自己的思绪自由的驰骋,不受拘束.此刻,静下心来,她又想起了罗家良的问话:你有男朋友吗?她不明白,罗家良怎么会问这个,也许她真的是个花花大少吧,想到这,章红雨不免笑了一下.

章红雨的秘书室其实是与公司员工的大办公室是连着的,只是中间用那隔音的玻璃隔开了.透过玻璃门,章红雨看到大家似乎更忙了,她知道是那是因为罗家良在的缘故,这点到是让章红雨感到奇怪,那样一个看上去亲切似乎是容易与人相处的人,却会让公司的员工那样怕他,于是章红雨便也埋头干自己的工作.

章红雨所在的润龙集团是一家集房产开发,家居装饰,休闲度假及酒店餐饮等多元发展的公司.公司多年来一直秉承老董事长以人为本的经营理念发展至今,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每年都是当地举办的人才交流会上的大型用人单位之一.虽然,它只是一家民营企业,可是很多专业院校的大中专毕业生都以能到润龙集团公司工作,使其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而荣耀。去年,老董事长因病去世,罗老太太亦悲伤过度,公司由他的长子罗家良全权打理.罗家良一上任,便在公司内部进行了大的变动,其中一项便是加强了对员工的考核.凡新招来的员工,试用期三个月,在这期间必须完成足够的定额,才能正式留用,而正式的员工也有季评,年终评等各种制度.在罗家良接手公司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公司业绩却也增长不少.这几天,又到季评的时候,季评的冠军是可以得到丰厚的资金及欧洲豪华七日游.公司的每个人似乎都在忙碌,而章红雨却不知道自己该忙些什么,来公司也快一个月了,而自己一个单子也没做.虽然自己现在是罗家良的秘书,可不必为业务的事太过于操心。她知道吕科长的安排其实是在照顾自己,可她总是不愿欠别人的太多。而且现在必竟是在试用期限内,她和小艳是同时进的公司,同学且朋友那么多年,总是有些要强的个性让她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想落于人后,必竟她是以业务员的身份进的公司,业务量才是考核员工的最基本的要求.

从学校毕业,找工作到现在也有半年的时间了,曾经的豪情到现在的无奈,一种寄人篱下的飘泊感常常的让章红雨感伤,独自在这个城市这么久了,她努力的让自己独立和坚强,只是每每有什么不如意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远在家乡的妈妈以及这些年来支撑她能继续在这个城市呆下去的友情。


墙上的时钟嘀哒,嘀哒不紧不慢的走着,章红雨手中的笔在她手中来回的把玩着.也许我真的不该拒绝那个安老板的邀请,章红雨的思绪在急切的游走.他曾多次表示要和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公司也曾多方与其洽谈,却不见有任何结果.此时,章红雨的目光停留在了墙上壁柜里的客户资料,她迅速的找到了安老板的资料.

“安大富,男,54岁,鑫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丧妻,现有一女,视若掌上明珠,2005年以前公司的长期合作客户,2006年解约至今.”

章红雨心中涌起一阵阵的疑惑,她不明白,罗家良为何置这样的一个大客户于不理.
“红雨,下班了,还忙什么呢?”一阵阵的叩门声之后,业务科长刘斌站在了章红雨的面前.
“有什么事,你打电话叫我就行了,哪能劳您亲自过来.”章红雨半开玩笑的说:快,请坐吧,她和刘斌原是一个学校的校友,在这工作又曾得到他的多方帮助,章红雨心中常存感激.
刘斌的眼睛直视着章红雨,停顿了半晌.“今晚,我约了一个客户,安老板,你认识的,如果单子顺利,这次的业务算你的.”又一次的停顿之后“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吗?”
“当然,章红雨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原本自己也有意同安老板联系的,为自己也为公司。况且,她也知道,刘斌是在帮助自己的。
“那说好了,今天晚上8点,海星饭店。”

海星饭店位于本市最繁华的地段,十八层建筑,碧丽堂湟.7:50分时,章红雨站在了海星饭店的大厅内。刘斌己在那儿不停的看表了。“我没误吧。”“没有。”
他们在饭店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一间叫贵妃的雅座。大约十多分钟之后,安大富出现在贵妃雅座内。
“章 ,好久不见了,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你们罗总可真是好眼力啊,秘书一个比一个漂亮。”这是一个大约五十岁的身材矮胖的小个子男人,皮肤很白,白得有点刺眼,眼神敏锐,说话的语气有些夸张。安大富满脸堆笑的迎上来拉住了章红雨的手。
“你好,安总,好长时间不见。”章红雨潢心厌恶的想要甩开那只胖胖的令人生厌的手,却还是忍住了。
“安老板,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我就不用介绍了吧。您看,您点一下菜吧。”刘斌不失时机的说。
“拣你们店里最贵的菜上。”安大富大声的喊着,旁若无人。“章 ,难得见面,不醉不归哟。”安大富的夸张的表情,让章红雨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一会儿,一个年纪大约十八九岁的服务员扭着屁股来了,端来了茶水。安老板伸手在女服务员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那服务员扭着胯笑着走了。
“对不起,安总,我去一下洗手间。”章红雨越来越觉得自己真不该赴这个约的。
“好,好,你快回来,我可等着你。”安大富大声的嚷嚷着。章红雨低头走出了房间
“安总,今天我陪您喝个痛快。”刘斌的声音在章红雨身后传来。
就在章红雨只顾低头走的时候,却不曾想碰到了一个人身上。“对不起,对不起。”章红雨连声的道歉。
“章红雨,你怎么会在这儿?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章红雨的面前。
“罗总,您好,我约了个朋友。”章红雨客气的回答,心想怎么会碰上他。
“朋友。”罗家良自言自语,“我在飞燕雅座,有事叫我。”罗家良的语气里有着命令和一丝渴求。
“章---小---姐”安大富夸张的嗓门从贵妃雅座里传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朋友。”罗家良的脸色由白转青,声音也充满了愤怒,不由分说的拉着章红雨走进了贵妃雅座。
直到现在,章红雨都不知道自己那个晚上是怎样度过的,她只记得,那晚罗家良用车送她回的家.略带酒气的罗家良在她耳边轻声说:“要学会爱护自己,否则我会心痛的。”在还没容章红雨开口,罗家良的唇轻轻地印在了章红雨的唇边,一股热流,刹那间涌遍了章红雨的全身。我怎么了,我怎么不去拒绝呢?章红雨心想:这可是我的初吻啊!难道我是爱上了这个男人吗?不会的,此刻,章红雨的脑子里想到了那个齐一平的男人,他可是自己相恋六年的男友啊!月光轻柔的洒在了罗家良的身上。夜,是这样的静,章红雨目送着罗家良的车越走越远。

电话铃声回荡在这寂静的夜里,章红雨明白,这一定是齐一平打来的,从相识到现在,也有六年的时间了,对于齐一平,章红雨觉得他就象她身边的一泓水,是可以看到底的。其实齐一平也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是符合时下女孩们的择偶标准的。齐一平对她的追求,就象他的人一样,是那样淡淡的,以至于章红雨是不忍心去伤害他的。就这样,六年了,他们两个平静的走过了六年的时光,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是最般配的一对,章红雨也这样认为,可是今夜章红雨却不想再去接这个电话了,她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累了。

电话铃声固执的响着。章红雨明白,如果不接,电话是会这样一直响下去的,就如齐一平的为人一样执着。
“喂,你好,我是红雨。”
“小雨,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齐一平的声音是他一贯的平和而温柔。章红雨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有些对不住齐一平的。这些年来,齐一平的关心与呵护如血液一样渗透到了章红雨的身体里,章红雨觉得自己是有些依赖上了齐一平。
“有事吗?”章红雨放低了声音。
“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累了,想休息了。”
“那你自己多注意身体,早点睡吧。在单位做的不开心,就别在那做了……”
“我挂了。”章红雨不等齐一平把话说完,便把电话挂了,不知为什么她感到心中一阵的心酸。

2、日子在平淡中一天天流走了。章红雨一直都认为自己不是那种能够独立承担风雨的人,这些年来,虽然独自在外求学,却总是缺少了那份独立和坚强,以至于这次她顺利的通过考核,正式的加入了润龙集团,是与罗家良的关系分不开的,但是她却似乎不想去拒绝罗家良的这份额外的关切。每当罗家良坐在那间大大的办公室里处理各种事务的时候,她就在对面静静的注视他,在心里时常会升起一种莫名的感情,这种感情是与齐一平在一起时不曾有过的,他的成熟,果决甚至于他抽烟的动作,都让她沉入一种莫名的激动。

这些天来,罗家良的心情似乎特别好,章红雨明白,那是因为此次深圳酒店工程竞标的成功。这天上午,罗家良一到公司,便意外的宣布:“为庆祝此次竞标的成功以及更好的和深圳方合作。晚上双方在凯悦酒店举行联谊会,下午大家可以早点回家准备。”

“我可以邀请你做我的舞伴吗?”罗家良的话音刚落,一个细细的女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那是小何,公司人送外号“开心果”,她走到哪儿哪便是一片欢笑,她对罗家良的迷恋以至于一度的追求,那是公司员工有目共睹的,但是她的可爱,依旧让公司的每个员工喜爱。

“当然,我可以做你们每个人的舞伴。”罗家良依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好了,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吧。晚上见!”罗家良摆了摆手,语气里似乎显示得己有些不耐烦。他的目光投向了站在了人群角落里的章红雨,章红雨感觉到周身似乎有一种被火烤的感觉。她抬起头来。与罗家良那道如火一样的目光相遇,章红雨觉得自己迷失在了这双眼睛里。她慌忙的低下了头,自己怎么会这样的紧张呢?难道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宿命吗?

距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己经有人开始提前的陆续的走了,这时,章红雨桌上的电话里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
“小雨,妈病了,病得很重,你快回来吧!”来电话的是章红雨的哥哥。
“妈什么时候病的,什么病,你怎么不早说,什么病,能治好吗?”
“大夫说是癌症晚期,大概没几天了,让我们准备后事。妈说,她很想你。”
“哥,别说了。我坐今晚的飞机回去。”章红雨放下电话,写好了假条。公司规定一周以上的病假须由罗家良亲自批准的,而此时,罗家良不在公司,电话关机,章红雨也顾不上了许多,把假条交给公司的同事明天帮忙递上去。

共 40 0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生动曲折动人的故事,一种让人有一种宿命感觉的故事,你爱的人不能相守终生,爱你人溘然长逝留下了爱的凭证,齐一平那感人的、绵绵不绝的、无怨无悔的爱情,令人唏嘘感叹。【编辑:耕天耘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6212 】
1 楼 文友: 2009-06-21 09: 2:00 感人的爱情故事,让读者掬一把动情的泪。
2 楼 文友: 2011-09-08 09:14:22 慢慢品读。 真诚善良自信,我爱故我在!中医中风偏瘫
宝宝上火吃什么
孩子小便黄
夜用长效纸尿裤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